中国城市发展网 >> 城市发展 >> 发展战略 >> 内容阅读
大城市带动的城市化发展战略
作者:周云 来源:中共重庆市委党校 添加日期:11年04月07日

       城市化、经济全球化、信息网络化和生态环境建设,是影响21世纪世界经济发展的四大趋势。目前中国正处于一个城市化最关键时刻,一个人口布局优化的关键机会,在即将进行大规模的城市建设的时刻,趁城市化还没有成型,固定投资还没有大量投入,要选择好城市发展战略。

       一、城市、城市化的本质特征决定了大城市在集聚人口、集聚产业和服务业发展,为农村剩余劳动力提供更多非农就业岗位方面具有更多优势

       城市是人群和工业高度集中的场所,有着雄厚的生产能力,发达的交通运输,先进的文化技术和灵通的情报信息,为专业化协作创造了优良的环境,而由于协作,使人力、物力、财力得以提高,从而大大促进经济效益的增长。

       作为人类文明标志的现代城市,是一个以人为主体、以空间利用为特点、以集聚经济效益为目的的一个集约人口、集约经济、集约科学文化的空间地域系统,是经济发展的主要推动力和先进思想及科学技术的主要策源地,是现代文明的摇篮,代表着整个社会的文化和生产力发展的高峰。

       城市化是人类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由乡村型向城市型转化的历史过程,它表现为城市人口的增长,城市数量和规模的发展以及城市现代化水平的提高。城市化的核心是为农村剩余劳动力提供大量非农就业岗位。城市化是社会结构的大变革。 

       城市化与农业产业化和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

       据有关部门测算,通过城市化,当我国农村人口数量降到全国人口的25%(3—4亿)以下时,我国农村的土地才有可能实现规模化、专业化和集约化的生产,农产品的成本才会大大降低,农产品的市场化、商品化的比例才能得到大大提高,农民才能从传统的农民变为现代农业工人,人均收入水平和整体素质才能达到与城镇人口相等或接近的水平,真正实现共同富裕的现代化要求。

       据统计,我国目前有大约3.7亿农村劳动力,7.6亿农村人口。城市化水平低,大量农村富余劳动力难以实现稳定的转移,已成为制约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瓶颈,不大规模转移农村富余劳动力,加快我国城市化进程,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就不可能实现。

       二、城市化是经济增长和就业增长的动力引擎,是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要求;实现城市化是世界上所有国家和地区走向现代化的必由之路

       城市化已经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城市化每增长1个百分点,就可直接拉动GDP增长1.5个百分点。据测算,2003~2008年,中国每增加一个城市人口,约产生50万元的城镇固定资产投资。

       城市化是解决就业、调整产业结构、合理配置基础设施资源,实现可持续发展,扩张消费需求,缩小区域间、城乡间发展差距等一系列重大难题的关键点。实现城市化是世界上所有国家和地区走向现代化的必由之路。因此,加速城市化是促进我国农业劳动力的转化、促进工业化、解决人口结构性矛盾的基本途径,是提高农业劳动生产率、实现农村现代化的基本出路,同时,也是协调城乡关系、缩小城乡差别的推进器。我国农业、农民和农村建设问题的最终解决要通过城市化和现代化来实现。

       世界各国都是在人口高度集中的情况下实现现代化的。日本70%以上人口集中在东京到大阪的一个狭长地带。美国人口高度集中于三大块:从华盛顿到波士顿,中间的纽约临大西洋;五大湖流域有底特律、芝加哥、克里夫兰等大城市;从圣地亚哥到旧金山的太平洋沿岸,中间有洛杉机。在美国和日本,都走了发展城市化的道路。大城市多了就极大地节省了资源。这是因为,第三产业要求服务对象相对集中,而人口分散使第三产业发展余地有限,且成本更高。人口高度集中之后,便于集中供水供电、提供教育、医疗、信息的交流、基础教育的普及,如果人口散布在广大空间,要达到现代化目标,成本会非常高。

       三、面对人口、资源、环境三大制约因素,中国必须走一条以大城市为主导、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城市化道路

       城市化和工业化都是生产要素向非农领域转移的过程,不仅人口要进城,资金、土地等生产要素也要向城市和工业转移。但我国土地和矿产、水资源极为稀缺。我国人口占世界人口的比例超过20%,但发展重工业所需要的主要能源、矿产资源如石油、天然气、铁矿、铝土矿等的蕴藏量却在世界的5%以下;淡水资源占世界水资源的6%;人均占有土地仅为世界人均土地面积的29%,其中,平原只占国土面积的12%,有耕地面积19亿多亩,人均约1.5亩,均大大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王健2003年)。因此,面对人口、资源、环境三大制约因素,中国必须走一条以大城市为主导、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城市化道路。这是中国的国情和世界各国的城市化规律、市场经济规律所决定的。

       四、规模经济效应更有利于市区人口在50万人以上的城市赢得发展优势

       城市产生“集聚效应”。这种“集聚效应”体现在两方面:一是城市规模越大,土地、基础设施的利用效率就越高。城市基础设施的一次投入很大,但它一旦建成,使用的边际成本很小,就是说,一条道路、一条通讯线路一旦建成,使用的人越多,成本越低,最后一个使用者总比前一个使用者的成本低,这就是 “边际成本递减”。二是城市会形成产业链。一个农产品加工厂,上游需要设备、原料,下游需要包装、销售,自然就促进了农业、加工业、商业的发展,这些行业也会带动其他相关产业的兴起,于是就业增加,消费增多。城市里的企业增多,为抢占市场、增加利润,它们之间相互竞争,迫使企业加强管理,改进技术。由于人口集中,经济主体间的交换多,资金流量大,就会促进包括居民生活服务业、金融保险业等第三产业的发展,各大行业间的互动性,使城市的经济总量和就业总量象滚雪球般地增长。从人口规模来说:一个城市只有在市区人口达到30万规模的条件下,才能显示出规模效应,比如办一所大学,发展教育科技文化这种高端服务业。而城市市区人口规模达到50万以上时,基础设施建设才会发挥出最大效益。城市市区人口规模达到400万以上时,才有必要修建方便快捷的地铁网。  

       五、大城市、特大城市是我国城市化的主导力量

       大城市超先增长规律(城镇人口占总人口比重达30%—70%后发生)是世界城市化进程中适应不同地区、不同类型国家城市化的普遍规律,又是城市化过程中加速发展阶段的规律。主要原因是大城市在资金、人才、信息、交通、市场、管理和效率等方面,比中小城市具有更大的优势。结合我国的实际: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2009年中国的城镇化率为46.7%, 6.2亿城镇人口中有城镇农民工1.49亿人。百万人口以上的特大城市118座,超大城市39座。未来十几年间,中国可望拥有221座人口超过100万的大城市。据王建等人的研究2009年中国百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的人均占地是中小城市的1/6,单位土地产出率却是中小城市的40倍。中国100万人口以上的特大城市人口占全部城市人口的比例,2009年只有15%,低于世界平均水平(18%),更低于日本(44%)美国和德国(均为42%)。因此,我国有必要顺应大城市超先增长规律和世界潮流,实施大城市带动的城市化战略拉动我国经济持续发展。

       2006年,全国城镇人口57706万人,占全国总人口比重为43.9%,城市化水平比2002年提高4.8个百分点。2006年我国城市总数为661个,其中地级及以上城市287个,比2002年增加8个;地级以上城市(不包括市辖县)年末总人口36764万人,比2002年增加3840万人,增长11.7%。2006年我国地级以上城市(不包括市辖县)地区生产总值由2002年的64292亿元増加到132272亿元增长1.1倍,年均增长20.4%;占全国GDP的比重由2002年的53.4%上升到2006年的63.2%,提高了9.8个百分点。2006年我国地级以上城市(不包括市辖县)地区生产总值超过1000亿元的城市由2002年的12个增加到2006年的30个,其中12个城市超2000亿元,依次为上海、北京、深圳、广州、天津、佛山、杭州、东莞、南京、重庆、沈阳和武汉。2006年我国地级以上城市(不包括市辖县)地方财政预算内收入10862亿元,比2002年增长1.1倍,年均增长20.4%,占全国地方财政收入的59.3%(重庆日报2007年10月6日)。
 
       以小城镇为重点的城市化战略,因小城镇产业集聚能力低下,容易形成空壳小城镇,是一条成本最高、居住效益和生态效益皆差的道路。同大城市相比,小城镇除了占用土地资源不经济、城市基础设施使用效率低、产业集聚能力低下、就业机会有限外,还因难以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城市化居住条件、环境和生活方式”而缺乏对人口聚集的吸引力。

       在世界日益重视资源和环境为城市化新标准的今天,我们对中小城市资源利用、环境质量、聚集效应和就业容量的“四低问题”必须引起足够重视。如果启用更为科学的“规模比率系数”,就会发现中国的中小城市的“城市病”比大城市更为严重,其预防、治理的难度和成本更高。

       目前我国对农村劳动力吸纳力强的城市主要是中心城市和经济发达地区。我国省会以上城市平均吸收农村劳动力达33.7万人,北京和上海的外来劳动力都在400万以上;经济发达地区的省会城市(包括重庆市区)的外来人口都在100万以上;地级以上城市平均每个城市吸纳的农村劳动力达7.5万人;而平均每个县级及其以下城镇吸纳的农村劳动力为1850人,其中建制镇平均每个镇吸纳的劳动力只有1337人。

       2010年10月召开的十七届五中全会关于十二五规划的建议指出:

       “把扩大消费需求作为扩大内需的战略重点。要积极稳妥推进城镇化,大力发展服务业和中小企业,增加就业创业机会。”

       “把推动服务业大发展作为产业结构优化升级的战略重点。大力发展生产性服务业和生活性服务业,积极发展旅游业。推动特大城市形成以服务经济为主的产业结构。”

       服务业的发展与城市规模紧密相关。服务业的发展不仅依托于城市的大工业体系发展,而且必须有与之配套的生产性服务体系。城市居民的基本生活保障与生活质量提高,也离不开商业服务与医疗、娱乐服务业的发展。2001年,美国82%的就业人口在服务业,但是服务业发展的前提是人口高度集中,使得单位服务的成本极大减少,人们才会来购买,服务业提供了绝大部分的就业机会,但是,它的前提是高度城市化。如果大部分人口还留在农村,要解决就业问题就不可能。2010年,在今天中国的现代服务业,即用现代化的新技术、新业态和新服务方式改造传统服务业,创造需求,引导消费,向社会提供高附加值、高层次、知识型的生产服务和生活服务,又称新兴服务业的领域,取得巨大成功的龙头企业,如社交领域的腾讯、娱乐领域的盛大、旅游领域的携程、房产领域的搜房、教育领域的新东方和电子商务领域的阿里巴巴,他们已经创造了超过500亿美元的市场价值,他们全是依托北京、上海、深圳、杭州这些超大城市才得以创业、长大、成功。

       因此,以大城市为主导,辐射带动周边众多中小城市,形成以大城市为中心的城市群,拉动我国经济持续发展,是一种更为切合我国实际的城市化战略。经济较发达和人口较稠密的沿海地区可根据需要适当发展小城镇,而广大的中西部地区则不应人为地搞小城镇建设。关键是要遵循市场经济和人口流动的规律,城市宜大则大,宜小则小,政府必须在顺应经济社会发展的规律和人口流动的规律的基础上因势利导。此外,在城市规划和建设上还应体现和适应高收入、中等收入、低收入和贫困人口等多层次的需要,城市要有农民工和穷人的生存空间。

 

录入:胡雁霞 责编:钟欣

将本文分享到:新浪微博分享 腾讯微博分享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校内网 转贴到开心网

免责声明: 本文系转载相关媒体,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城市发展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文章仅供参考。本站对其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