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发展网 >> 城市海报 >> 城事声音 >> 内容阅读
还有多少领导要抑郁?
作者:罗丹木 来源:网络投稿 添加日期:15年04月03日

       本不想就死人来说事,但是这两天关于无锡市委副书记蒋某因抑郁跳楼自杀的议论众说纷纭。奇谈怪论者有之,嘲笑者有之,幸灾乐祸者有之。

       有人云:他多半是贪了污,害怕组织调查,先自我了断以免牢狱之苦;有人说:他外面说不定有几个喋喋不休的二奶,闹得他筋疲力尽,所以得了抑郁症……对这一些无端的妄议和猜测,我既感无聊、更觉无趣。正所谓无事者生非,无聊者生事。

       我因此事件而在思考另外两个值得关注引并以为戒的问题。

       一是既然组织上知道他有抑郁症,为何不做应对。上级组织和本级同僚既没有调整他的岗位,又没让他去专门治病和休养,这是对干部的一种不负责任,是对干部管理的冷漠不作为;同事们也没有给予人之常情的提醒、慰问、关心和开导,这是一种不和谐、不友善的人际关系;其家属明知抑郁的危害,却没有用亲情把他当病人对待和精心化解,还让他继续疲惫地奔波于官场。

       要知道,许多抑郁症都有暴力倾向和疯狂举动,如果他拿起菜刀在街上砍人怎么办?在办公楼放炸药怎么办?

       心理学上说:温暖获取的多半是温暖,而冷漠换来的多半是冷漠。如果组织上、同事们、家属都给蒋某和谐的正能量,用关爱化解他内心的孤独和恐惧及烦躁,他可能不会背着阴影去自杀,因为友爱和亲情的力量不可想象,有时就是救命稻草。

       二是我们今后还有多少领导干部要抑郁。

       据介绍,近几年官员患抑郁症者比例明显增加,近十年因抑郁而自杀的已达120余人(副县级以上),另据报道,我国每年大约有25万自杀者,其中一半是抑郁者。

       我知道今后还会有不少的领导成为抑郁症后来者,我更知道抑郁的由来是狂躁,精力减退、持续疲乏,过分自责或内疚、注意力不集中,工作、生活、家庭压力综合形成的,我们要做或能做的就是要尽全力掌控和及时化解。

       吃五谷杂粮,谁不生病。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压抑和情绪低潮。所以,抑郁症并不可怕,它是可以通过药物治疗和精神调养治愈的,可怕是对抑郁症的忽视与冷漠以及无端恐惧和消极放纵。

       在新常态下,我们的各级组织如何去关心领导干部的身心健康已成为一个重大课题摆在面前。我们要抛弃只管下指标、压担子,不管能否胜任;只向领导要业绩,不管领导心悦体健否的作法;不要等累死了、病死了再来一个什么烈士、领导楷模、优秀干部的称号,意义何在?

       有时候,人性化和人文关怀可以让人战胜各种困境创造奇迹。

录入:永平 责编:钟欣

将本文分享到:新浪微博分享 腾讯微博分享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校内网 转贴到开心网

免责声明: 本文系转载相关媒体,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城市发展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文章仅供参考。本站对其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