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发展网 >> 城市海报 >> 城事声音 >> 内容阅读
宜宾城建为何落后五到八年?
作者: 来源:新三江周刊 添加日期:10年08月04日

      宜宾建设的自卑与自信

      什么情况下有关部门会大力操办剪彩仪式?一般都会是重大工程项目完工之日或者奠基之时。然而,宜宾城建史上曾经却为了一小段街道从泥泞状态改造硬化成水泥路面而祭出大典——剪彩。这是大约10年以前的事情了。

      中国自古号称礼仪之帮,因而崇尚这方面的繁文缛节是有历史渊源的。但“繁”到如此境地、“缛”到如此水准,倒真有必要记入宜宾的城建发展史。

      为什么会这样?据熟悉掌故的人说,那是因为宜宾街道一直几乎没有变化,此前宜宾的城市街道的变化,足可追溯到七八十年代的人民路拓宽;如若再往前寻觅城市建设的印记,大抵会扯到刘文彩的弟弟刘文辉那个时代去……因此,一小段的街道整治,必将启用重典厚仪,在吹拉弹唱之间竭力宣扬一下这样的德政工程——宜宾城市建设的自卑之路,由此处开始延伸。

      倘若如此令人唏嘘感喟的段子,算做宜宾城建的自卑例证的话,那么,之后的几段滨江路,似乎让宜宾人找到了一点点自信。虽然,用现在的规划眼光去审视一下,那几段滨江路显得小气局促而且败笔颇多,但无法否认的事实是,这些工程曾一度支撑起宜宾人在城市建设方面的微弱自信。

      城市与人一样,都是需要自信的。但,如果自信建立在一种自欺欺人的基础之上,那么这样的自信仍然没有逃脱自卑的阴影,其实质还是一种自卑。宜宾在近十年来的城市建设,就是这样的一种状况。

      近期,坊间传出有省上领导视察宜宾,批评宜宾的城市建设落后于周边城市至少5至8年。注意,是“至少”,而不是“至多”。那么,究竟是几日之寒,冻成了宜宾城建的三尺之冰?笔者看来,大概在以下四个方面:

      一、GDP大市的夜郎情结

      尽管如此,有网友依然发帖为宜宾发展唱赞歌:“大家多出门看看,这几年宜宾实际发展挺不错的”。这就不能不理解为川南的古国典故——“夜郎自大”了。从城市建设上看,南充、自贡、乐山、内江自然领先宜宾,乃至于资阳、泸州和达川也非宜宾所能比拟。曾经有开发商将南岸西区与泸州相比,但依笔者看来,西区的标签、号称百米大道的金沙江大道,不但无法扛起宜宾城市建设的大旗,甚至是宜宾城市建设的伤疤——其破败的公交站台和淤塞的下水道,即是明证。

      事实上,人们对宜宾的印象和记忆,大多是因为宜宾的几件“宝贝”:竹海、长江之头、五粮液之类,以及以五粮液为代表的工业企业所支撑的GDP。可以这样说,人们谈到宜宾在四川的地位,无不谈到宜宾的GDP;谈到宜宾的GDP,无不谈到宜宾的五粮液。

      但问题的吊诡之处恰恰在于此:即宜宾的城市建设的落后,从某种程度上亦与宜宾在财政收入和GDP业绩上的养尊处优有关系。川内许多GDP排名宜宾之后的城市,无不在城市的规划和建设上大展拳脚,目光超前,这也许正是因为他们的城市管理者们认为,如果GDP落后了,不从城市建设上抢点分回来,在省上自然也难以“交差”。

      然而,这对宜宾而言,GDP自然不是问题,只要确保几大企业(曾美其名曰“N朵金花”)的业绩不下滑,宜宾的成绩单就会金榜题名——探花榜眼之后,第四没问题。

      要在古代,民间小儿的童谣恐怕将会这样唱:“五粮兴,则宜宾盛”。

      二、城建规划的朝秦暮楚

      上面提到的省领导批评宜宾的时候,据说争议和推托的焦点就在于宜宾城市建设的规划问题上。有人认为,宜宾曾一度停下建设搞规划,然而规划方案不久就被“废”了;而有人则直指被“废”的规划方案不科学,是某大学的实习生所做;而也有人则委屈地认为,宜宾城建受制于规划方案,不得不在“废与立”的折腾之下收拾残局,自然不易……

      无论上述争论谁是谁非,一座城市的建设必须遵从于一种科学合理的规划方案是不争的规律。那么,我们宜宾的规划又怎样呢?无非两个字:乱、变。

      以商业为例说,城区商业畸形时日已久,终无力回天。最为黄金的东街商业圈虽然活力尚存,但夜间却成为嘈杂脏乱的夜市;像大观楼商圈之类的优质口岸本来就稀少,而如金沙广场之类的劣质口岸又掺杂其间……实在是无话可说。再比如汽车商业的口岸,在进入宜宾城区的三个入口要道,都有规模相似的汽车经销店和配套服务店,近期又准备开辟新“战场”,白沙。当白沙准备搞一个汽车4S店的集中区的同时,江北的汽配机电城的广告又现身街头……再比如在建材市场的规划上同样如此——零敲碎打、平均用力、自相矛盾,此谓之乱。

      说到白沙,自然就说到宜宾规划的另一个弊病,变。这里曾规划为工业园区,后又调整为居住商贸区,现因临近港口,又似乎要调整……官方左右摇摆,方案朝秦暮楚,民间众说纷纭,开发商自然莫衷一是,此谓之变。

      乱,本身就是宜宾城建难以医治的规划重症;与此同时我们还喜欢变,于是这种变化,就像癌细胞的转移一样,使宜宾的规划建设自然就患上了万分痛苦的膏肓之疾。

      三、项目推进的蜗牛速度

      规划的凌乱与多变,是城市建设的决策之疾;而项目推进的蜗牛速度,则是城市建设的执行之痛。近期人们热议的翠屏山人行天桥、两路桥立交,以及天池金沙江大桥和早期的长江大桥,还有现在的宜南快速通道(从建设进度看改为“宜南慢速通道”似乎更合适)等等,无一不在工期进度上裹脚不前、一步三回头。

      因此有人说,虽然规划上不了档次,那么建设速度快一点,让人感觉有变化也好啊。而更有人开始怀念旅发会前夕的宜宾速度:翠柏大道与中坝筑堤工程快速推进、宜长路一日一变、城区道路黑色化紧锣密鼓、路灯管线与街面铺设大刀阔斧……

      注意,说到项目推进速度,请别先拿钉子户说事。近期宜宾的几个城建项目推进速度缓慢,有关方面的说辞是“拆迁难度大,钉子户不配合”。

      钉子户既然存在,请先思考他们为什么存在?而如果一味地将“贪得无厌”和“不识大局”的帽子往他们头上扣,似乎与中国目前的拆迁国情并不相符。

      而拆迁难题与项目速度的矛盾,似乎不应当是官员和有关部门叫苦的“正当理由”。昆明市委书记仇和近期在整治昆明滇池的水污染时,对某位抱怨“没钱”的官员表态:“有钱的事傻子也会做”。实际上,在城市建设中,关于钉子户问题,同样如此,“不存在钉子户的项目,傻子也能推进”。钉子户既然存在,合理全法地解决他们提出的要求,正是有关部门和官员的工作内容;而不是以简单化的手法,要么野蛮强拆、知法违法,要么把工程停下撒手不管——如此简单化的行政管理,倒真如仇和所说,“傻子也会干”。

      而据笔者所见,在一些非公益性的商业征地拆迁中,我们的官员似乎并不嫌麻烦,与开发商配合异常默契、手段强硬;为什么在事关公益的这些城建项目中,我们的拆迁公司和有关单位,相反倒缩手缩脚呢?

      四、沿江城市的码头文化

      要谈城市建设,莫不谈到房地产开发企业。因为宜宾城市建设的成绩单上,很大的分值比例,是开发商们贡献的。

      曾有段子传出,说宜宾的开发商们曾在拍地时联手,试图将自贡的某开发商“挤”出去而未逞的故事;而成都置信来宜宾的时候,亦曾被宜宾本土开发商们视为“外敌”,纷纷在舆论上加以贬损和抵制,说其是到宜宾来“圈钱”。但却正是成都置信从开发理念上的植入,使宜宾人终于知道了,原来建筑是可以讲文化的,而居住是要讲品质的……

      这是宜宾这样的沿江城市所折射出的码头文化,这涉及到对外来文化的包容性问题。平心而论,宜宾城市的包容性的确需要加强。难怪乎近期宜宾城市精神的“八字诀”出炉,其中就有“包容”一词。吸收外来的先进理念,包容外来文化和外来资本在宜宾的落地、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方是宜宾良性发展的不二法门。

      说真的,当本土企业对外来企业心生抵触、当一些原本颇有品味的外来建筑设计和开发理念,被本土商人撰改得不伦不类的时候,绝对是宜宾城市建设的灾难,这将使宜宾离“文化名城”的称谓渐行渐远,堕入俗流……

录入:胡雁霞 责编:钟欣

将本文分享到:新浪微博分享 腾讯微博分享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校内网 转贴到开心网

免责声明: 本文系转载相关媒体,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城市发展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文章仅供参考。本站对其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