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发展网 >> 城市海报 >> 城事声音 >> 内容阅读
城镇化的幻象
作者: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添加日期:12年12月20日

        只能说,刚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让城镇化比之前变得更火。

        “火”的含义当然不仅仅是停留在言词上的。譬如江西省就提出,以建筑业为依托,加速推进全省新型城镇化进程。江西的目标是,到2015年全省建筑业总产值翻番,达到4000亿。再譬如山东省,不久前结束的山东城镇化工作会议提出,到2015年,全省城镇化率达到56%以上,到2020年达到63%以上。

        这两个例子应该可以说明“火”的含义了:投入更多的钱、确立更高的目标。在过往诸多“××化”的实践当中,城镇化的“火”法并不标新立异。可这样循规蹈矩的城镇化实施思路,是否依然能够行得通,是否真的能够承载城镇化的使命?——按照中央的精神,城镇化是我国现代化建设的历史任务,也是扩大内需的最大潜力所在。

        中国城市发展研究院副院长袁崇法并不赞同这种以指标、规模为导向的城镇化思路,即便从拉动内需的角度,这样的城镇化亦难当重任。近年不少地方造出的“睡城”,就是最好的例证——像个博物馆一样陈列着城市所具有的各种物品,却毫无生气。

        针对产生这些睡城的原因,已经有很多分析。比如那里没有产业基础,无法为人们提供就业,没有就业也就没有收入,自然也就没有人气。但产业是否就是这些“睡城”的出路?或许是,但这些“睡城”没有产业也是有原因的。

        “中国的城市体系是有层级的,层级越高的城市能够支配的资源越多,而层级较低的小城镇权限和可支配资源都比较有限。”袁崇法说。这其实就意味着,产业很难被“分配”到那些需要它们的地方去。已有的现实也证明了这一点:经济最发达、人口最多的城市,要么是首都、直辖市,要么是省会。

        不只是浓重的行政色彩,过往的城镇化,其实还是传统工业化的结果。

        “可以说,我们之前几十年的城镇化是无意识的,但发展很快。在城市里发展制造业,制造业很快聚集了大量人口,城市的规模迅速扩大。”袁崇法说,“这种路径就是建立在传统工业化基础之上的城镇化,是我们作为‘世界工厂’的产物。但这样一种工业化的高潮正在过去,未来实际上很难重复这条道路。”

        袁崇法提到了两方面的原因:一个是国家正在进行产业转型,城镇化的进程应该是嵌入这个转型之中的;另外一个就是,建立在行政层级制基础上的资源分配体系,很难将优势资源配置给中小城镇。

        那么新型城镇化,就必须要寻找新的产业基础。“比如现代农业、服务业、文化旅游业等等。”袁崇法列举几项,但问题很快又出现了。这些产业本身无法实现成规模的人口聚集,无法产生城镇化所需要的人口规模。“所以,如何解决产业化和城镇化的偏差,可能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新课题。”袁崇法说。

        这的确是个必须解决的问题,否则更多像“睡城”一样的城市博物馆还会出现。那样的城镇化,也只不过是堆砌在人们眼前的幻象。

        或许,首先就需要突破对数字和指标的追求,因为这本身就隐含着一种“忽略”:城镇居民的需求。“我们的城镇化不是搞房地产、盖楼房那么简单,城市的管理者必须要不断地了解、满足城市居民的需要。”袁崇法说。

录入:李霞 责编:钟欣

将本文分享到:新浪微博分享 腾讯微博分享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校内网 转贴到开心网

免责声明: 本文系转载相关媒体,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城市发展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文章仅供参考。本站对其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