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发展网 >> 城市排行 >> 城市排行 >> 内容阅读
国内城市打车容易度:北京倒数第11 上海排名第3
作者:林野  许路阳  汤旸  刘珍妮  郭少峰  李禹潼  邓琦 来源:新京报 添加日期:12年12月21日

  根据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在研究组调查的38个大城市里(包括省会城市、五个计划单列市,汕头、珠海)中,北京的打车容易程度排名第28位,也就是倒数第11位,远落后于同是特大城市的天津和上海。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华图政信公共管理研究院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发布了《公共服务蓝皮书》。

  超四成人打车要等10-30分钟

  调查统计的数据显示,有8.48%的人表示打车很难,通常需等待半小时以上,45.29%的人表示打车需等待10-30分钟,只有占总体比例11.68%的人等出租车的时间在5分钟以内。

  报告认为,“打的难”已是城市通病,在拥堵路段、上下班高峰时段、重要节假日或是遇上恶劣天气,打坐出租车更是难上加难。

  在一项针对打车难易程度的调查排名中,北京排名第28位,拉萨排名第一。而同样是特大城市的天津排名第二,上海则排名第三。课题组解释说,这样的排名是名次越靠前,市民打车时等待出租车的平均时间越少,这从侧面表明打车越方便。

  建立信息化出租车调控系统

  报告分析称,供求失衡是打车难的根本原因,城市交通拥堵、出租车运营效率不高,此外,出租车行业不规范,拒载行为屡屡发生,都造成打车难。

  报告建议,城市应坚持优先发展公交战略。积极促进公共交通朝着更加合理化、高效化的方向发展是解决城市打车难的根本措施,让公交车、轨道交通等大容量的交通工具分流出租车的载客压力。

  报告主张,调整出租车的运价结构。出租车的市场定位原本是为外来商务旅游人员、城市应急人群出行服务的,通过价格杠杆分流一部分客源,把出租车留给真正需要的人。

  另外研究人员也力主建立信息化的出租车调控系统。他们希望能通过信息化手段,加强运力调控,提高出租车运营效率。通过对出租汽车运力投放实行总量调控,合理配置出租汽车客运资源,推行电话预约、网上预订等方便出租汽车租乘方式,设置出租汽车专用通道、候客点,加大对拒载行为的处罚力度等措施,可以有效地缓解打车难的问题。

  昨日,本报记者选取了蒲黄榆、广渠门等6个地点,分别体验早晚高峰、非高峰期的打车情况。发现早晚高峰时,在这些地点打上车普遍需要半个小时左右。

  地点1金融大街

  多辆空车直奔酒店拉活儿

  昨日下午4时许,记者从西直门附近打车至金融大街威斯汀酒店处停车。酒店的一名门童也来拦车,说有个客人要去机场,但被司机拒绝。门童只好继续在便道上等车,不管哪个方向有车,他都招手示意,但一直未能打到车。据他称,下午4点半后,金融大街就很难见到空车了。

  4点20分许,两辆空车直奔威斯汀酒店旁停下趴活儿。记者上前,表示要去幸福大街时,对方均拒绝。其中,司机李师傅说,驱车进入金融大街北口后,他碰到了4名拦车的上班族,“其中有个就去西单,一公里10块钱的活儿,挺好赚的,但我就不愿去。”

  直到4点37分,当其中年轻男司机被门童领入酒店,接客人去三里屯后,李师傅见没有乘客,才答应记者可以上车。

  体验结果:等候约半个小时,其间,30余辆驶过的出租车中,有几辆空车或挂上“暂停”标志的出租车拐入威斯汀酒店拉活儿,另有两辆出租车在威斯汀酒店旁趴活。

  地点2广渠门附近

  听说去双井两空车拒载

  昨日早晨7点半,新景花园南门外,一女子正在招手拦车,但因主路车流集中,导致两辆空车无法靠边停下。6分钟后,该女子放弃打车,向磁器口地铁站方向走去。

  至7点52分,60余辆载客出租驶过后,终于先后有两辆空车停在记者面前,但听到记者要去双井桥西时,都拒绝载客。

  随后,记者乘公交车来到双井桥西、北京富力广场南侧拦车。此时,已是8点15分,在记者面前,还有3名女士也在打车。排在最后的一名黑衣女子称其已经等了20分钟。

  8点30分,苦等半个小时后,该女子碰到了一辆黑车,与司机谈好价钱后,其上车离开。

  而在她前面的两名女士,表示也都等了半小时以上。不过,随着到富力广场放下客人的出租车逐渐增多,她们都在5分钟内搭上了出租车。

  记者也于8点40分许,拦到了一辆出租车。出租车司机徐师傅说,早高峰期间,出租司机一般都愿意在二环以内的“城里”跑,这样不用堵在路上,司机省心,客人也省心。
  体验结果:至少等候20分钟以上,两辆空车听说往双井桥方向,均表示拒载。

  地点3蒲黄榆芳群园一区

  耗时50分钟打到车

  昨日8点20分,记者在蒲方路上站了约8分钟,8点28分,第一辆的士经过,但已有乘客。

  此后,在记者等车过程中,越来越多的人站在道路两边等候出租车。一位女士原本站在物美超市门口等候。过了一会儿始终没车,她见对面有空车过来,匆忙跨过隔离栏,但还是晚了一步,车被另一打车人先拦住了。

  “太难打了,马路两边我都这么来回两三次了,不是有人就是不去。”该女士说,她要去亦庄,但是碰到两辆空车司机都只是摆摆手,并不停车,不知道原因。

  直到9点,在跟记者同地打车的12人里,有3个人打到了车离开,其他人看车辆难等,也渐渐离开该路段。

  体验结果:经过近50分钟的等待,记者成功打到了车。其间,经过这个路段的出租车共52辆,其中6辆空车、2辆拒载,还有3辆车灯显示“停运”

  地点4国贸

  晚高峰一些出租只拉熟客

  昨日17时35分,正值晚高峰,记者等了15分钟,只有10辆的士经过,没有一辆空车。

  随后记者往双井方向走,此时已经接近18时,天空开始飘起小雪花。在建外soho门口,共有17人。

  记者偶然发现在国贸桥下等着好几辆出租车,但过去询问得知均不载客。“去亦庄的,因为经常在这里等,所以有熟客。”一名的哥明确表示这个时间段只拉熟客。

  打车难也引发了乘客“抢”车。18时05分,四名乘客同时奔向一辆空车,最后一女士成功上车,“这个时间这样太正常了,还要看运气。”一名没“抢”到车的女士说,要是在你身边停,你也上去了。

  18点20分,记者终于如愿“抢”到一辆空车。

  体验结果:晚高峰45分钟时间内,记者面前共有32辆的士经过,其中2辆空车,3辆拒载,其余均已载客。

  地点5王府井附近

  多辆空车停靠近处均拒载

  昨日15时20分,北京饭店门口的道路上停着6辆显示空车的的士,但得知记者前往国贸时,司机均表示不愿意去。

  15时25分,在等候了5分钟后,有一的哥上前表示,不打表可以走,60元。“停在这里的车都等着拉大活的。”一黑车车主说,这些出租车只看距离拉客,近的不去。

  体验结果:15点20分到15点35分,北京饭店门口道路上共有6辆的士,均为空车,但是均拒载。

  地点6方庄环岛

  雪天易打车路段变打车难

  昨日18时54分,在素来较易打到车的方庄东方医院门前,由南至北已有三拨正在等候出租车的乘客,小雪天气加剧了晚高峰时段的打车难度。“已经等了七八分钟了。”一名站在路东男乘客称。

  车来车往后,不少“黑车”在医院门口慢行,向等车乘客投去“橄榄枝”。最终,该男乘客和一辆黑车议价后坐车离去。

  等待了10分钟没有空车后,记者向方庄环岛东南角一家大型饭店门前走去,排在2名等车乘客的最前面,6分钟后,一辆载人出租车停车、乘客下车后,记者终于打到车。

  行车途中,随处可见在雪天里站在路边拦车的乘客。

  体验结果:遇恶劣天气时,平常较易打车路段打车也较难,平均需等候约15分钟方可打到车。

  ■ 分析

  打车难是否因出租车少?

  对于北京打车难,不少市民认为原因是“人多车少”。

  今年8月,市交通委运输管理局有关负责人表示,打车难是总量失衡造成的。北京目前共有6.66万辆出租车,这还是上世纪90年代的规模,这么多年一直未增加,但北京的城市面积在不断扩延,城市人口也在增加,总量需求的确存在一定的缺口。

  而根据建设部1995年发布施行的《城市道路交通规划设计规范》,城市出租车规划拥有量根据实际情况确定,大城市每千人不宜少于2辆。

  “北京现有的规模是每千人3辆,在全国来看都算高的。”一家出租车公司运营部负责人说。

  北京市交通委有关负责人说,一座城市的出租车保有量不能因为乘客需求增加而无限制增多。在许多国际大都市,上下班仍是以公共交通为主。像纽约出租车总量为1.5万辆,东京为1.2万辆,伦敦不足1万辆。

  该负责人说,北京每辆出租车每天大约运行400公里,但空驶率达到30%至40%,因此,无限制增加出租车数量,不仅会加剧城市拥堵,且不环保。

  根据《北京市“十二五”时期交通发展建设规划》,未来3年,北京的出租车将不会扩编,总量仍将保持在6.66万辆。

  “招手不停”是否算拒载?

  去年10月,针对出租车拒载问题,北京市交通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交接班不得成为的哥拒载的理由,遇到这种情况,乘客可进行投诉。

  不过对于拒载的界定,市民的感受和相关条文并不一致。

  经常有乘客反映见空车驶来,招手示意,空车不停车直接开过,尤其是在下雨天。在市民看来,“招手不停”也算是拒载。

  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给出的拒载界定是,出租车显示空车标志,得知乘客去向后拒绝载客,或虽未显示空车标志,但主动询问乘客去向,得知后拒绝载客等行为均属于拒载。

  因此,一些出租汽车公司负责人认为,“空车招手不停”的情况并非发生在“得知乘客去向”之后,所以严格来说不能算是拒载。

  北京市交通委运输管理局表示,市交通部门将通过GPS监控中心对出租车的出车情况进行监测,通过制定奖惩措施、激励机制鼓励司机天气不好时多出车、多运营。
  不加车如何破解打车难?

  截至去年的数据显示,北京市每天约有3600万人次出行。相当于人均每日出行1.8到2.2次。这其中,大约190万人次出行依靠出租车解决。

  有出租司机表示,一方面打车难,一方面好多车出现空驶,主要是因为乘客与司机供求信息不对称。很多司机在送完乘客后,会习惯性地驶回自己熟悉的地区“趴活儿”,这势必造成空驶。此外,出租车司机从业人员构成发生变化,住在远郊区县的司机多了,也造成不少司机挑活儿。

  针对打车难,北京市交通委有关负责人说,五环路内应增加出租车停靠点的施划,尤其是一些医院、繁华商业区等打车人群密集区,应当配套有停靠点,让出租司机可以合法“趴活儿”。“扫马路”、“招手即停”等属于较落后的出租车运营模式,今后应当大力发展电话预约叫车业务,这样既能满足乘客需求,又可避免出租车空驶,减少道路拥堵。

  中国道路运输协会秘书长王丽梅说,缓解打车难,不是单纯靠增加数量,而是要加强管理效率,比如建立统一的叫车平台就是一个好的办法。

  据报道,北京将建立一个覆盖全市出租车的监控和运营平台,具备车辆行驶路径查询、安全监控和电话叫车等功能。当接到乘客电话叫车信息后,运营监控平台可以向距离最近的出租车发出叫车信息。

  ■ 链接

  根据《北京市出租汽车管理条例》,出租汽车驾驶员违反规定,拒绝载客或者中途终止客运服务的,由交通行政主管部门处以1000元至2000元的罚款,在营运资格证件上作违章记录,并可暂扣营运资格证件1个月至3个月;情节严重的,吊销营运资格证件。

  ■ 支招

  提高出租车运营服务价格;载多人的时候,出租车可以在早晚高峰时段使用公交车道。

  ——的哥司机李师傅

  出租车业的特许经营权及其利益分配是行业的核心,在这个过程中,管制与市场自发力量之间一直在抗衡。只有打破垄断,让更多的车进入这个市场展开竞争,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打车难”问题。——中国政法大学中欧法学院教授王军

  将的士进行分区管理,就如香港般把计程车分为市区车、新界车、大屿山车三种,该种计程车只可在限定的范围行走(当然有关范围可以部分重叠),以更精确地分配各区的计程车数量。——学者陈振宁

  在城市中设置无数个出租车待客点,或为旅馆门口,或为某空地,或为公交车站前几十米处,均设置明显标志。出租车不准空车行驶寻客。一个乘客下车后,的哥必须尽快就近在待客点停车排队。在这种规章下,乘客也将养成新的打车习惯。——中国著名社会学专家郑也夫

 

录入:李霞 责编:钟欣

将本文分享到:新浪微博分享 腾讯微博分享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校内网 转贴到开心网

免责声明: 本文系转载相关媒体,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城市发展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文章仅供参考。本站对其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