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发展网 >> 城市品牌 >> 城市案例 >> 内容阅读
盘锦辽东湾新区探索新型城镇化内生动力发展模式
作者: 来源:辽宁日报 添加日期:15年01月29日

   盘锦辽东湾新区地处辽宁沿海经济带主轴和渤海一翼交汇节点。十年来,辽东湾新区立足自身拥有的东北及内蒙古自治区东部地区最便捷出海通道的区位优势,抢抓国家辽宁沿海开发开放战略的历史机遇,在推进新型城镇化发展过程中,通过打造以环境资源持续、公共服务先导、产业结构推动为内生动力要素的聚集式平台,实现环境、文化、城乡互动的融合布局,为新型城镇化建设提供了启示和可借鉴的经验。

  环境资源的人性化——宜居

  在新型城镇化进程中,人与自然和谐是发展的前提。平衡生态容量、保护资源环境、尊重原始肌理、顺应自然脉络,成为城镇化的内生动力之一。新型城镇化实现显山、露水、别具乡韵的空间形态是最基本的目标。

  立足区域的地貌特征,自然生长城镇生态结构,实现城镇化与环境的可持续共生。辽东湾新区地处渤海与辽河交汇处,自然水域资源丰富,由内陆滨河湿地和滨海复合生态系统形成的“蓝带脉络”成为城镇的灵动之源。

  辽东湾新区在打造城镇化结构形态时,充分利用海湾半岛、湿地红滩及河网湖泊所形成的独特生态环境,遵循自然过程的内在规律,汲取自然流动的内在能量。在规划布局中尽可能地保留和完善由内陆滨河湿地到滨海复合生态系统的水体循环过程,形成多条联系淡水河流到咸水海滨的生态廊道,构建联系内陆河流到滨海滩地、苇荡湿地、内湖海洋的完整水系网络,使原本孤立的水系顺势有机结合起来,营造网络化的城镇蓝带体系;在划定河湖、渠塘、水库和湿地保护的范围后,避免城镇建设影响水体循环过程;建立城镇流域内整体洪水管理系统,保持雨水渗透的自然水文循环;沿着蓝带脉络将中心区域、社区组团、健身广场、公园湿地、原生苇塘等城镇开放空间相互连接,促进开放空间体系与滨水网络的高效衔接。

  立足区域的环境容量,修复发展城镇生态格局,实现景观生态格局向城镇功能格局的空间转换。辽东湾新区的布局以“绿网廊道”为骨架,将河流冲积形成的滩涂碱地,规划成以城镇公园、休闲绿地、防洪堤坝为载体的多功能用途的开放空间,以此整合成为城镇的绿色网络体系。“绿网廊道”既是连接不同城镇用地的通道,又是分隔不同功能分区的软化融合的手段。把城镇中的体育健身、商业娱乐、会展博览、游船驳岸等功能区有机结合,通过景观廊道实现多元化城镇的连贯性;把城镇中的企业办公、休闲广场、特色展示、地域科技等功能区以绿色系统联系,构成以绿网为依托的布局形态;通过城镇绿色开放公共空间,实现网络化城镇的主体形态;把城镇中的游憩休闲、慢行系统、防洪减灾等功能复合性使用;通过绿网的风廊道、水廊道和生物廊道的有机组织,完善城镇空气、水体、生物的循环和流通,以缓解城镇产生的“热岛效应”和雾霾形成。

  立足区域的自然生态,保留完善城镇生态斑块,实现观念价值、环境意义和经济效益的有机结合。在城镇化过程中盲目追求植被的移栽,是一种浪费,也违背自然生态规律。辽东湾地区生态资源丰富,红色海滩、蟹塘稻米、芦苇湿地是其红、黄、绿三色资源的典型标志。这里的原生植被具有强大的生命力,也是保持生态平衡的重要基础,保留这些具有地域特色的“生态斑块”,不仅成本低廉,且具有观念价值、环境意义和经济效益。

  辽东湾新区的规划策略中遵循生态网络格局,尽可能地保留原有的大地斑块。在城镇区布局中化整为零,改变常规的板块模式,形成城镇区的“岛式化”肌理,以此建构城镇形态,形成顺应自然的独有特征。这种“岛式化”的组团,犹如自然生长的细胞,融入自然;而在城镇主要区域又刻意保留了这些原生斑块,反衬于城镇肌理中,相互映照,别具乡情,丰富了北方滨水区城镇化的生态内涵。

  公共设施的人性化——服务

  新型城镇化强调人的城镇化,以民生改善为根本目的,更关注城镇化品质。而改善民生的标志就是解决民生需求,包括生活需求、教育需求、医疗需求、就业需求等。随着社会经济的进步,人们更高层次的需求已成为城镇化发展的主要问题,这种需求也会反作用于城镇化并促进发展。

  以公共服务平台为基点,充分发挥聚集作用,实现触媒效应。在城镇化推进过程中明确服务先导,在其形成系统协同运转后,可以打通城镇发展的脉络,保障城镇区的健康生长,更重要的是关系到政府职能与服务先行,为大众服务势必成为建设主体的首要目标。

  辽东湾新区的规划建设以公共服务平台为基本出发点,着力发展生活服务平台和产业服务平台的聚集作用,发挥其触媒效应。生活服务平台的先行建设,重点以关系民生的学校、医院和商服等公共设施为主;产业服务平台的先行发展,则以集约化为出发点,以建设企业商服区为触媒点,集企业办公、商务机构和金融信息设施于一体,以服务为特征,集中布局,节约高效。这种观念为建设主体带来聚合效应,政府与企业联动,最大化地促进了辽东湾新区实体经济的拓展。

  以大型公共设施为原点,充分发挥辐射作用,实现对周边环境的拉动效应。随着城镇化不断完善,人们对宜居、健康和愉悦的生活需求成为新型城镇化的主要内容之一,新型城镇化中健身休闲平台已成为大众生活品质的基本要素。

  辽东湾新区的体育健康休闲平台是以第十二届全国运动会分会赛场为契机建设的,在河海交汇处形成了特色鲜明、景观环境多样化的大众健身公园。规划中确立了开放式、大众化、多功能的建设目标,在发挥大型公共设施承载重大事件作用的同时,关注其对周边环境的拉动效应;重视市民平时使用的综合性,强调体育设施向大众开放,成为市民健康娱乐和运动休闲的公众共享空间。在这样的背景下,规划建设充分利用了区域内的独特资源,以城市绿网为依托,通过自行车绿道系统、城镇微公园系统、滨水绿带系统构成了全民健身的全覆盖体系。这种景观和节点相互叠加的体系,为市民提供全方位、多样化、立体感的户外开放空间,为城镇居民健康的出行方式、健康的休闲方式、健康的运动方式提供了新型城镇化的理念。

  以多层次文化平台为节点,充分发挥催化效应,实现科技创新、文化教育和产业结构的协同发展。辽东湾新区的科技平台通过大学校区的规划建设,带动了高新产业和创意园区的布局,实现高等教育、科技创新、产品转化三者统筹协同连接。这个区域的建设融入城镇功能布局当中,与港口、海洋、资源产业形成联动效应,为辽东湾新区城镇化的转型发展提供原创动力。

  辽东湾新区的文化平台极富地域特性,开放包容的海洋文化、绿带红滩的湿地文化、油田港口的产业文化,形成了城市、建筑、景观三位一体的人文体系。一方面,在城镇化布局中,因地制宜地保留了原有的自然文化肌理,传承地域文化脉络;另一方面,规划建设彰显地域文化的湿地博物馆、石油科技馆、红滩展示馆和海港创意馆等,这既是城镇化公共设施先导的选择,又是代表城镇化特色的文化名片。这样的多层次文化平台,使辽东湾独特的城镇化性格得以强化,独特的城镇化文脉得以延续,独特的城镇化记忆得以再现,独特的城镇化乡情得以畅怀。

  产业结构的人性化——就业

  在城镇化的过程中,产业区与城镇的关系不断发生变化。从城市建设期的工业化到城市发展期的“去工业化”,产业区经历了城市融合到分离的过程。由于早期工业的种种问题,“去工业化”成为一个时期以来城市化的无奈选择;只是,当工业区远离城镇区时,又带来了一系列新问题。失去产业支撑的城镇化无法聚集人口,无法推进城镇化的可持续发展,城镇化沦为无本之木、无源之水。“软化连接”使“新产业区”成为城镇化的有机部分。在辽东湾新区产业布局中,规划策略体现了港口带动的辐射作用,形成了“港在城中,港城共生”的格局。统筹考虑港口产业区与城镇布局的融合关系,确立了以港为源的深加工、精加工和绿色产业基地定位,同时关注海港物流区和海洋装备园区与城镇中非产业区的联动共生关系,用“软化连接”的方式使其重新回归城镇化,成为城镇化发展的动力之源。

  要体现城在港中,主要是处理好港口产业区的功能布局,使其功能多元化。一般而言,传统港口产业区往往是以运输和生产为主导的单一功能区域,其他功能区多作为生产配套区的设置而存在。辽东湾新区港口产业区则转变成为城镇主体中综合功能的重要区域,与其他非生产区组成综合体,统筹考虑公共设施和学校、医院、金融等服务设施,与城市的文化区、商业区、办公区、居住区等融为一体,形成复合式、混合型、具有多功能活力的新型港口社区。这样的规划策略给城镇化形态的建构注入了新的观念。“消解边界”使“产城共生”带动城镇化的良性发展。通常情况下,产业区的边界是与相邻区域的分割线。由于其自身的功能需要,也不可能与城镇生活区完全混杂。这是传统产业区,通过防卫性的边界把自身与城镇完全隔离起来。在辽东湾新区的规划策略中,我们把一些高新企业、精细加工和创意产业区的边界“消解”,形成一种交错融合的过渡区。这种边界从封闭走向了开放,既标志着新兴产业的再次回归,也把城镇化中一些消极界面或区域转化为具有活力的混合地带,破解传统的观念和误区,进而辐射带动城镇化的良性发展。

  科技产业、绿色产业和创新产业的边界开放,使其与城镇的衔接更加紧密,在连接地带容纳多样化的功能,边界效应得以改变,不同层次空间的渗透、伸展、穿插,完全与非产业区融合开放。不仅市民的日常行为没有了限定,日常生活也得以丰富。通过产业区的边界融合式处理,打破了城镇化区域的“边界”概念,实现了新的“产城共生”的模式。“分散规模”使“乡村微产业”支撑城镇化的多元格局。辽东湾新区地处辽宁环渤海地区,地缘特殊,资源丰富,绿色农业基础雄厚,这里城镇化产业的另一个特色是以稻米、河蟹、苇塘等特色农业产品生产和加工为代表。

  通过审视辽河三角洲的城乡格局,结合辽河平原的特色产业,确定了以微产业节点辐射的方式来支撑城镇化布局。以现有自然形成的村镇为基础,打造绿色产业节点,聚集绿色微小产业,形成节点辐射效应,带动城乡一体化统筹发展。在具体的规划策略中,节点式的产业区成为绿色农副产品加工区、现代农场区、农产品商贸区、农业旅游区、特色渔业小镇区等。在原有农业区的格局中,以点带面,产业引领,集聚特色农业、特色旅游、特色观光、特色居住和特色加工等多种功能,打造新型城镇化发展的微动力增长点。通过分散规模、化整为零、互相衔接的节点产业区编织微产业网络,形成节点化、微小化的辐射生长模式,完全融入了新型城镇化的可持续发展中。

  当前,中国城镇化已进入一个新的时期,这意味着以人为本的城镇化正达到应有位置,也可以说是人民的城镇化。要体现所谓人民的城镇化,至少有三方面作为基本底线。第一是宜居,第二是服务,第三是就业。前者是生活,后者是工作,连接两者的则是服务。从这个意义来说,服务成为关键媒介。这种观念不仅仅包括政府的服务、公共事业的服务、基础设施的服务;还应当包括社会大众每个阶层的互相服务。至关重要的环境资源、公共设施和产业结构之间的支撑服务。以此解决社会发展进程中亟待解决的相关问题。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城镇化内容,但是新型城镇化在其中所承载的巨大作用和重要意义不言而喻,这是一种观念上的变革。

  因此,新型城镇化要遵循自然规律,才可持续发展;遵循社会规律,才可聚集发展;遵循经济规律,才可科学发展。辽东湾新区是国家辽宁沿海经济带主轴一线和渤海一翼的交汇中心区域,它的规划实践打破了某种条块与界限,体现了区域性的整体化实践、资源城市的转型和行政区域一体化的趋向,在探索新型城镇化模式的同时,也给我们带来新的思考。
 

录入:李霞 责编:钟欣

将本文分享到:新浪微博分享 腾讯微博分享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校内网 转贴到开心网

免责声明: 本文系转载相关媒体,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城市发展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文章仅供参考。本站对其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