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发展网 >> 城市品牌 >> 城市案例 >> 内容阅读
篁岭成长记:透过“篁岭样本”看中国乡村旅游的阵痛与蝶变
作者:洪文艺 来源:中国江西网 添加日期:15年07月23日

     “窗衔篁岭千叶匾,门聚幽篁万亩田。”自2008年,随着《辣出一片天》等摄影作品的向外传播,江西婺源篁岭极富特色的“晒秋”农俗和一年四季绵延有序的色彩轮换之美,使这个曾经饱受地质灾害困扰、籍籍无名的普通村落从婺源乡村旅游中脱颖而出,创造年客流量逾30万人次、旅游收入超过3千万元。“篁岭模式”引起国内外的关注。2015年全国旅游工作会议期间,国家旅游局局长李金早调研篁岭,对古建保护和“篁岭晒秋”给予充分肯定,并指出:“篁岭的创新模式值得推广”。

       “中国最美的乡村”婺源,为中国乡村旅游奉献了“全域旅游模式”。在婺源近20年乡村旅游发展进程中,2014年作为景区对外开放的篁岭仅能算是一个“晚辈”。但这个小小的村庄从婺源古村落旅游日益显现的发展困境中另辟蹊径突围,经过五年的探索,活化了行将消逝的古村,复原了传统农耕文明,复兴了乡民的经济自信、产业自信和文化自信,解决了农民就地城镇化、土地经营权集约流转等一系列难题,创造了“篁岭晒秋”的最美中国符号。

       “整村置换”统合旅游开发经营权

       理顺古民居产权问题

       从婺源县江湾镇区驱车4公里,进入一个连绵大山的围合之地,当地人称其为“晓容原”,篁岭是晓容原的一个自然村。

       婺源乡村旅游始于上个世纪90年代,江湾、晓起、汪口、李坑、思溪、延村等一批应运而生的古村落景区构成了婺源旅游业蓬勃发展的初始力量。在婺源如火如荼的旅游发展大潮中,晓容原一直是寂静无声的。

       时间倒回至本世纪初,“地无三尺平”的篁岭除面临农村“空心化”问题,还有自己的“痛处”——因山体滑坡等地质灾害频发被列入“上饶市重要地质灾害监测点”。自1978年,当地政府便不断鼓励村民迁移下山。旅游开发之前,篁岭已陷入缺水缺电、经济凋敝、居民搬离、房屋失修、梯田荒废的窘境。

       村落公共景观、村民私人住宅与旅游经济的产权纠葛,是制约婺源乡村旅游发展的第一瓶颈。

       2009年,篁岭的发展迎来了春天。婺源县乡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经过与县、镇两级政府协商,投资1200万元,在山下交通便利、临近本村农田的乡村公路旁,建设安置房68户,老年、单身公寓24套,对篁岭村的320名村民进行整体搬迁。2013年,通过招拍挂,该公司获得了全村3.3万平米建设用地的使用权。在解除地质隐患,改善村民居住条件和农业生产条件的基础上,篁岭采用这种“新村换古村、新房换古宅”、“腾鸟换笼”、“产权置换”的方法,实现了产权清晰、边界清楚,创新性地整体盘活了古村旅游开发经营权,为乡村旅游现代企业制度的建立和乡村旅游发展的转型升级开辟了空间。

       老宅异地搬迁复兴古村鼎盛时期风貌

       拯救濒危“单体”古建筑

       本世纪初,婺源在古徽州“一府六县”中,徽派民居保存相对完整,“美丽乡村梦里老家”成为了人们对婺源最直接的印象和游客寄托乡愁之地。然而,古村风貌的复兴、古宅的保护之难,成为制约乡村旅游发展面临的又一现实问题。

       上个世纪30年代,篁岭曾遭战火,老建筑多有残损,风貌亟待修复。特别是那些零散分布,未纳入文物保护的老建筑,作为“单体”存在,没有旅游开发价值,也就没有经济效应。如许村镇文化站的“怡心堂”,镇政府很想保护,却苦于无人无钱,花窗门片屡屡被盗,行将颓灭。

       篁岭,从婺源其他古村落保护中跳脱出来,探索古建筑集中保护的新方法。

       2014年,婺源县乡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与许村镇政府达成协议,由公司全额出资,将“怡心堂”整体搬迁至篁岭修缮保护,所有权仍归许村镇政府,公司则拥有经营使用权。开创了老建筑保护利用的“寄养”模式。目前,篁岭的120多栋老建筑,有30多栋是异地搬迁来的,使篁岭成为婺源老建筑密度最大的村落之一。

       与此同时,一批徽州技艺水平高超的古建修复师汇集篁岭,全手工修复古村风貌。修复后的古村,石雕、砖雕、木雕,“三雕”工艺精美绝伦;戏台、水口林、书院、祠堂,人文建制格局完整;官宅、商宅、茶坊、酒肆、书场、砚庄、篾铺,生活情境古趣盎然。

       通过“返聘”原住民使古村活化

       打造农民就地城镇化“样板间”

       村民参与不足、维权无度,是制约婺源乡村旅游发展的另一瓶颈。

       全手工打磨的篁岭古村,在搬迁、修复、营造、做旧、保养等繁杂的“修旧如旧”工程中,唤醒了沉睡的“婺源三雕”工艺,许多工程参与者习得了手艺,劳动的含金量不断提升。一些手艺精湛者还组建了专门的古建修复队,将兼业变成了专业。

       村落四周曾经大半抛荒的梯田,也流转给公司。公司在每年支付流转费用的同时,雇佣当地农民,按公司制定的种植方案,用传统种植方式打造“千亩梯田四季花海”。收获的菜油、辣椒、皇菊、稻谷、果蔬等农产品则定向销售给旅游接待单位。在复兴传统农耕文明的同时,当地传统农作物被打造成旅游商品。

       篁岭复原了近300米的“天街”,街旁密布茶坊、酒肆、书场、砚庄、篾铺。一批认同理念、服从规划、懂得经营的村民被“返聘”到“天街”经营相关业态。婺源传统的甲路油纸伞、婺源龙灯、龙尾歙砚等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者,在街里巷间向游客展示传统民俗表演和工艺绝活。游憩用房和铺面用房之外的老建筑,则精心营造成“乡愁旅居精品酒店”,雇佣当地农民提供“御管家式”服务。如今,每天有栗木坑、晓容、前段等周边几个村庄近200名村民被聘在篁岭景区各个岗位上,获得了在“家门口”就业的机会。

       同时,公司面向全国,按照“一品一店”的原则,引进并精致布局了一批高品质业态。篁岭以“原住民形成社区、原生态构成氛围、新业态支撑品质”的模式,经过“整体搬迁、精准返迁、产业融入”这三部曲,每一个利益相关方的利益都得到增进。目前,古村常住人口82人,属于返迁的62人,婺源本地的77人,男女比例为1﹕2.2。农民,特别是女性获得了“家门口”就业的机会,实现了非农化,绘出了“就地城镇化”的新样本。

       “篁岭晒秋”构筑乡土中国符号

       破解婺源旅游季节性困局

       到婺源看油菜花,一直是春季旅游的全国性黄金主题,但由此带来的淡旺季“泾渭分明”现象,使婺源旅游的发展受到季节性制约。

       山居条件下,篁岭村民凿窗支匾晾晒农获,形成了极富特色的“晒秋”民俗。“晒秋”不限于秋季,春晒茶叶、竹笋、蕨菜,夏晒茄子、南瓜、豆角,秋晒辣椒、稻谷、玉米、黄豆,冬晒熏腊,一年四季,色彩斑斓、延绵有序。篁岭通过恢复和发展“篁岭晒秋”民俗,建设系列“晒秋产品”,打造成“中国最美文化符号”的文化现象,经过5年建设,已初见成效。

       通过百度图片搜索婺源网络图片的上传时间,2000~2004年,以“小桥流水人家”为主题的图片占80%以上,2002年达峰值,出现最多的景区是李坑。2004年,以“油菜花海”为主题的图片开始超过10%,2010年超过50%,达到峰值,出现最多的景区是江岭。2009年,以“晒秋”为主题的图片开始超过10%,到2015年6月约为34%,与“油菜花海”大致相当,相关景区绝大多数是篁岭。“篁岭晒秋”正处于上升期,增长性最强。

       中国人最深沉的家园想象是乡村型的。篁岭的四季“晒秋”,熨帖了中国人内心深处的家园梦想。从“梦里老家”到“江岭花海”再到“篁岭晒秋”,形状、影调、线条、光线、色彩,越来越丰沛,“篁岭晒秋”一跃成为“世界最美乡村色彩”,为我们提供了世所罕见的旅游形象建设新样本。

录入:李霞 责编:钟欣

将本文分享到:新浪微博分享 腾讯微博分享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校内网 转贴到开心网

免责声明: 本文系转载相关媒体,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城市发展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文章仅供参考。本站对其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