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发展网 >> 城市品牌 >> 城市案例 >> 内容阅读
哥伦比亚波哥大:发展中国家的城市营造
作者: 来源:澎湃新闻网 添加日期:17年01月12日

        2016年10月12日,数百名世界各地的市长云集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市,召开了一场盛大的全球地区领导人会议:联合城市与地方政府会议(Congress of United Cities and Local Governments)。东道主正是哥伦比亚波哥大市长恩里克·佩尼亚洛萨。

佩尼亚洛萨

       佩尼亚洛萨现年62岁。他身兼近乎并重的两职:首先是一名政客,其次是一名城市研究者与倡导者,他坚持,街道和公共空间的设计主要应当为人考虑,而非为车考虑。

       在1998年至2001年市长的首个任期中,佩尼亚洛萨为交通、土地利用、为穷人提供住房、污染治理以及满足公共空间的迫切需求付出了巨大努力。当时的波哥大是一个没有地铁系统的人口达650万的城市。佩尼亚洛萨向小汽车开战,通过对高峰期小汽车限行把高峰期交通降低了40%,并说服市议会增加汽油税。增税所带来的收入,一半投入公交系统——TransMilenio快速公交系统,包括公交专用车道,采用增高路缘以及设置护柱的方式,赶走了曾经挤占公共人行道的私家车。

       佩尼亚洛萨曾说:“在过去40年里,环境保护主义创造了对环境加以尊重的文化,但是,关于何种环境能创造出快乐的儿童,我们关注甚少。”他促成了这样的城市空间模式:优先考虑儿童和公共空间,对私家车的使用加以限制,修建数百公里长的人行道、自行车道、步行街、绿道和公园。2000年组织无车日活动之后,他被授予斯德哥尔摩挑战奖。随后经过全民投票,确定每年有一天为无车日,并从2015年起,执行高峰期街道小汽车彻底禁行。

       佩尼亚洛萨还对波哥大的边缘社区进行提升,让市民参与种植了10万多株树木。在他的努力下,波哥大市从一个毫无希望的城市转变成一个充满自豪感的城市。他创造了一种城市改良的模式,即基于为所有市民提供交通、教育和公共空间的平等机会,来让城市得以改善。

       在其市长任期结束后,佩尼亚洛萨成为运输与发展政策研究所的理事长(Institute for Transportation and Development Policy),这是一个总部在纽约的非盈利组织。数年来,他在全世界推广和倡导BRT系统,引发热议,并使得阿姆斯特丹、布宜诺斯艾利斯、广州和墨西哥城等城市采纳实施了BRT方案。2014年参加哥伦比亚总统竞选落败后,他于2015年当选,开启了波哥大市长的第二任任期。

       今年5月, 佩尼亚洛萨到访纽约联合国总部时进行了发言。与往常一样,关于城市的成败——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城市,以及如何让城市更加美好,他有很多话说。

       关于汽车与行人安全

       显然,我们现今的城市并不足以令人自豪。我们作为人类,对被车撞死的恐惧与日俱增,这绝非正常。如果我们对当今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的三岁幼儿说“小心,有车!”那么,无论这个娃娃是否学会讲话,都会被吓得跳起来。他们已经对汽车理所当然地充满畏惧。

       每年全球数以万计的儿童在车轮下丧命。在中世纪,欧洲每年会有一些儿童被狼所食。但我可以肯定,在当今时代任何一个月,车祸致死的儿童数量绝对超过整个中世纪被狼所害的儿童总数。最让人震惊的是,我们竟然对此习以为常!5000多年来,我们设计的城市都是为人所用,根本不存在任何汽车。而汽车出现之后,我们本应开始设计完全不同的城市。但我们并未如此去做,我们做的仅仅是把道路建设得越来越宽大。

       关于建造宜人友好街道

       在哥伦比亚,我们都意识到应当做什么,但却远未做到。可以说,在波哥大市90%的街道上使用轮椅,根本无法从一个街角到达另一个街角,因为人行道不对头。我愿意相信,发达城市与落后城市之间的不同,并非在于是否拥有公路甚至地铁——高收入人群倾向于认为,这就是区别。发达城市与落后城市之差异,应当在于是否拥有高品质的人行道。这才是民主的城市最为基本的设施。

       一般而言,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步行者是低收入人群。他们是更加脆弱的市民。步行者中包括儿童及老年人。文明的城市应当把为最为脆弱的市民提供保护放在首要地位。

       当我18年前初任市长的时候,我们建设了一个全长超过250公里的自行车道网络。彼时,纽约、巴黎、马德里等城市都没有自行车道。那时人们对我的做法怨声载道。但现在,我们拥有数十个由年轻人组成的自行车骑行组织。这是一种崭新的意识,与人们所说的新公民权差不多。

       相比200年或100年之前,关于城市能够增长到何种程度,我们今天的认识有了长足进步。对人口统计学特征,对家庭构成为何越来越小,对城市之中公共建筑所占份额,我们所知甚多。我们能够做出预测。人居三(Habitat III)会议的头等大事,就是敦促对城市增长进行严肃而认真预测。只有首先掌握了可靠的城市增长预测数据,才能在此基础上,就城市向何处增长以及以何种方式增长加以讨论。

       关于公园的重要性

       拥有大公园的城市,会是充满魅力卓尔不群的城市。纽约市1860年创建了中央公园,当时的纽约,比现今大部分发展中国家的城市都小很多也穷很多。但是,现今城市中再难寻觅中央公园那样的空间。没有公园的城市一经建成,再进行拆除以建造公园就变得格外困难。此外,为什么邻近中央公园的住宅比其他位置的住宅昂贵许多?因为公园数量并不充足。如果一个城市中有足够多的公园,那么与公园相邻的住宅就不再稀缺,当然也不会因此而相对增值。

       在发展中国家的城市里,我们本应当有很多很多的公园。但是,我们当前的城市,非但未能变得比从前美好,反而更加糟糕。比如,波哥大市人口略超过伦敦。波哥大市的每个男孩都踢足球,越来越多的女孩也开始参与这项运动。伦敦市拥有超过1500个公共足球场,但波哥大市只有45个。我们甚至无力对此类基础设施加以规划。

       关于购物中心

       作为发展中国家城市,我们具有若干有趣的特征。比如,我们这里没有寒冷的冬季,所以可以让城市具备极多的户外活动场所。我们的市民应当有更多时间使用公共空间,而非购物中心。对于多伦多或莫斯科而言,购物商城也许是适宜的,但对于处于热带地区的波哥大以及大部分发展中国家而言,并不适宜。

       波哥大市气候极佳。但非常遗憾,毫无特色可言的购物中心却遍地开花。它们与世界各地的购物中心并无二致。本地商铺因无力承担纳入购物中心之中经营而关闭。

       购物中心无法与城市达成融合。它们没有设置窗户,专门为迎合特殊社会阶层的需求提供服务。如果你到纽约的麦迪逊大街,穷人和富人在这条大街上平等相待。但在购物中心,这样的情况并不能出现。

       关于对抗城市中的不平等

       城市是创建包容性以及达成多方平等的强有力的工具。如果我们建设的城市,穷人和富人可以在公园里,在公共交通中,在公共空间、步行道以及文化活动中平等相待,如果穷人和富人可共享良好的学校、泳池和运动设施,我们的城市就可创造出一种平等,所有人共享有品质的生活。我们至少要让孩子们能够平等共享。一个伟大的城市,应当消除收入不平等现象。但不幸的是,我们正在发展中国家里制造着众多可怕的城市。

       我痴迷于追寻快乐的真谛。尽管难以界定,无法量度,但快乐却是唯一重要的东西。快乐的最大障碍之一在于自卑感与被排斥感。好城市应当能够有力制止自卑与排斥的产生。我大学毕业时,是巴黎市一个一文不名的穷学生。我住在需要与另外20个房间的住户共用洗手间的房间内,我们也没有淋浴设施,但我却从未有过穷困的感觉。因为我拥有巴黎这座城市,所以我非常快乐并充满感激。这个美妙的城市,给我提供文化活动,为我提供公共交通,给我美,予我步行的可能性,给我欢乐,让我接受教育。美好的城市,应当让每个人的生活都更加美好,穷人,富人,所有人!

       我们并不能真正达成收入的平等。但是,我想说的是,我们可以达成我愿意称之为“民主的平等”的状态。意即公益超于私利的状态。

       这也就意味着,打个比方,骑自行车的人应当有权占用与驾豪车的人等量的道路空间。为什么我们允许路边停车?是谁决定的,拥有了汽车就取得了路边停车权?如果所有城市真正实现了平等,我们应当让人行道更宽敞。我们应当在每一条街道上设置受保护的自行车道,这并非是一种可爱的空间设计,而是一种权利。

       去中心化与国家城市政策

       在某些国家之中,国家政府非常强大,城市并无多少自主权。比如,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对这个城市拥有实际控制力的是国家政府。

       哥伦比亚的情况则有所不同。城市拥有极大自主权。甚至有时这样的自主权大而无当。比如,城市可完全自主决定其土地利用方式。这一点大错特错。我们应当制定相应的区域政策甚至国家政策,来控制城市将向何处发展。
 
       哥伦比亚的城市掌握的权力如此强大,导致不同城市之间出现了可怕的不平等。在同一个大都市地区中,贫穷的地方因为地价低廉而吸引穷人。而城市越富裕,所吸引的人群越富裕。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当然,尽管程度各异,但类似情况随处可见。如果每个城市高度自治,各自为政,就会对此类恶性循环无能为力。这样的情况下,需要的是更多的集中化。比如,更多的国家政策和区域政策,不可让每个城市为所欲为。还需要为道路网、为公园等制定若干区域规划。需要对富裕地区征税,为穷困地区投资。

       就规划而言,也需审慎考虑。我想,在我们做出是否给予城市更多自主权的决定之前,应先明确我们到底需要何种类型的城市。然后才可确定——我们所需要的,究竟是更多的还是更少的自主权?我们所需要的,究竟是区域政策、国家政策,还是地方政策?

       关于重返市长之位

       首先,这并非易事。我不得不把我99%的时间投入于解决我发现的重大问题之上。这绝非乐事。但现在略为有趣起来,因为我开始不再完全应对麻烦事,而是着手创建一些崭新事物。

       比如,波哥大市有一条臭名昭著的河流,被脏水完全污染。所有人都尽可能远离这条河流,因为它糟糕透顶,臭味扑鼻。现在,我们希望把这条河转变为未来城市之心,我们要沿着这条河打造60公里长的绿地公园和人行步道。当然,我们的财力只能修建60公里中的1公里或2公里,但我们能够建立金融税收机制与土地政策机制,从而推动这一计划的实施。
 
       我们还想在山巅极高处修建一条小路。这条小路并非为探险者或登山爱好者修建,而是为轮椅和自行车的使用者修建。这条路全长80公里。人们能够居高临下俯瞰城市,就像看大海一样。我们相信,这能帮助人们对山中丰美的原生植被有更多了解。我们拥有多么美丽的兰花和蕨类植物!我们拥有如此多样的乡土树种,鸟类和蝴蝶!我相信,这会让人们深深爱上大自然。这条路对扑灭森林火灾来讲也会极有帮助,因为没有道路的话,森林火灾发生时,我们根本无法到达火场灭火。

       这里就像我们的中央公园。无论河畔公园还是山体,都是为城市赋予特色的场所。它们将成为穷人和富人、老年人与青年人、所有人共享又平等相处的场所。

录入:李霞 责编:钟欣

将本文分享到:新浪微博分享 腾讯微博分享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校内网 转贴到开心网

免责声明: 本文系转载相关媒体,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城市发展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文章仅供参考。本站对其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