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发展网 >> 城市品牌 >> 城市案例 >> 内容阅读
广州是什么颜色的——广州城市色彩规划研究
作者:郭红雨 来源:南方网-理论频道 添加日期:11年04月20日

主讲人:郭红雨(中山大学地理科学与规划学院副教授、广州“主色调”调研小组负责人)

       何为城市的主色调?这和城市的发展规划有什么关系?广州又是什么颜色的?广州应该是什么颜色的?

       可能大家已经听说过广州最近做了色彩规划,引起了一些反响。其实在目前的城市规划管理来说,比如在国外,色彩规划多数是作为一个专项规划出现,包括引导和控制建筑色彩的作用,比如说日本是色彩规划最多的国家,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制订实行。色彩规划的形式在全球各大城市都有出现,对城市控制管理发挥了比较好的作用,尤其是在引导城市设计方面,作用是非常明显的,这是为专家和很多公众所公认的。

       中国城市的色彩如何?应该如何规划?这其实是一个老问题,也是一个新问题,就像我们经常看到的,市民、公众的服装颜色一样,现在是越来越多元了,相比于改革开放之前、计划经济时期,我们可以看到百花齐放,越来越争奇斗艳的趋势。这一方面反映中国城市有所谓的先生产后生活转向消费的中心,反映了我们物质文化的提升,一方面也为我们城市规划工作提出挑战、带来新的问题,比如如何调控、如何管理、如何引导等等。

       在二十多年前,公众和专业界可能当时觉得城市还要设计吗?城市设计又有什么用呢?当时大家对城市设计的认识存在着很多疑问,可能当前大家对色彩规划这样一种新的规划类型、形式,也会在理解和认识上存在着很多疑问。实际上近几年来,我们国家很多大城市已经都开始了色彩规划的尝试,比如说武汉、上海、沈阳等等,最近广州也初步完成了这个工作。对于色彩规划,大家可能也注意到,最近媒体报道也宣传比较多,其实广州的色彩规划在操作上,它的一个很大特点,正是体现在开放性和对公众参与的重视上,这和我们国家其他一些城市做色彩规划的差别比较大的地方,我们非常重视公众的意见和参与,随时出现的评论、意见、争论等等,也就直接体现了这一点。

       大家有很多疑问和困惑,为什么广州色彩规划的结果、说法是黄灰色,决策的依据是什么,灰好像比较难听,黄好像也不太容易接受。其实今天城市规划的主流趋势,也正是越来越强调求同存异、交流中进行决策、决策中实现沟通,这是当代城市规划的本色。今天郭红雨老师将为我们详细地解释广州色彩规划,相信一定可以为我们揭示真相、拨开迷雾。

       【郭红雨】进行色彩规划的时候,特别是广州的色彩规划,可能要回答这样几个问题,这也是我今天讲的三个部分。

       首先是广州为什么要做城市色彩规划、广州是不是需要,第二个就是我们来看一看广州到底有什么样的色彩基础,就是我们的第二部分,解读广州城市色彩的表情。第三个部分,提出我们的一个规划设计思路,这就是我们提出的来建构广州城市色彩形象。广州的色彩环境非常丰富,涉及的内容非常多,可能时间会长一些。

       广州为什么要做城市色彩规划?广州是否需要做色彩规划?

       广州为什么要做城市色彩规划?这是我们做课题之初要解决的问题,也是我们做课题研究的过程中不断要回答的,也是很多专家和参与色彩规划的市民经常向我们问到的,广州为什么要做色彩规划,是不是需要?

       色彩是一个地方给人留下的第一印象

       我们可能要先回到色彩关系上看,仅仅从色彩原理角度看,色彩可能是给我们的第一印象,先看到颜色再看到形,然后再去了解形的构成,还有形所构成的文化上的东西。假如你去一个地方游览,到一个地方首先是被很好的色彩环境吸引,接下来是对这个城市有特色的空间结构所吸引,然后才是对它的一些社会文化生活的了解。如果你不是一个专业人士,不可能到一个地方就首先了解GDP什么的。很多城市都有良好的色彩基础,这样的例子国外比国内的更多,比如金色的威尼斯、红色的锡耶纳,米黄色的巴黎。

       城市色彩的形成是有意识的自觉行为

       巴黎虽然是大城市,但是形成可能是在过去一段时期,现代化的大城市还需要不需要规划,或者说良好的色彩环境,是不是自发形成的过程,我们有没有必要用一种自觉的手段塑造?我们分析了这些很好色彩构成的城市例子之后,可以看到这些城市之所以有良好的色彩环境,大概有这么三种来源。一个就是它在当地使用的是一种集中的地方建材,而且是在一个时期内集中建造的,会形成一定特色的色彩环境。另外一种,这个城市的自然环境非常突出,所以在色彩的表现中是对自然环境的一个呼应。还有就是当地的文化环境非常显著,占了上风,成为色彩的主导因素。

       城市色彩是对当地自然环境的再现或呼应

       比如说当地的地方建材形成的城市主导色,这种例子大部分是欧洲的城镇,可以看到这些城市,如果对城市建设历史有研究的人,就会知道,这一类的城镇大部分形成的时期是中世纪,那个时期的城镇之间关系怎样,就是比较独立的城邦式国家,内部是一种自给自足的经济状态,对外文化交流、信息交汇,还有物资的运输,也是相对较弱的,所以在建设一个城镇的时候,如果又是一个集中的时期,只能采用当地集中建材,经过一定的时期建设的城市,会形成比较固定的,带有当地地方环境特色的城市主导色。

       这个地方的城市特色,是对自然环境色彩的反映,有两种。一种是再现,另外就是呼应。我们看到两个例子,比较极端的,一个是埃及,看到埃及的城市色彩例子,它比较喜欢使用这种黄色、奶黄色,如果是好一点的建筑是奶黄色的大理石。经过对建材颜色的分析,我们就发现,埃及人喜欢的黄色,其实跟当地的自然环境有很大的关联性,我们都知道埃及的气候特征、地理环境,这种黄色就反映了占它国土面积90%沙漠的色彩,而且是阳光照射下沙漠的色彩。这个色彩是当地人对自然环境比较偏好的一个再现,在选择大理石的奶黄色的颜色里,也会体现那一种最代表埃及的色彩。苏伊士运河的奶黄色大理石,被称为埃及黄。希腊是蓝天碧海的自然环境,所以在选择建筑色彩颜色时,也是希望跟自然环境获得一定的呼应,甚至是自然环境的写照。如果是普通的民宅,喜欢用白石灰,总之是希望对自然环境再表达,相呼应。

       城市色彩是当地文化环境的反映

       印度的斋浦尔,从气候来说,不一定会选择红色,但是它选择了红色。为什么会选择红色?就是文化因素占了上风。这里有一个故事,为了迎接爱德华七世,需要对城市进行一个修饰,现在流传下来的记载有两种说法,一种是说爱德华七世比较偏好粉红色,另外就是说这种粉红色在当地人的语言、当地的传统文化,代表一种好客的颜色、喜悦的颜色。可能两种因素都有,就选择了粉红色,最开始是使用在主要街道的建筑立面上,但是慢慢大家发现这种颜色可以使自己的城市很有特征,可以区别于其他的城市,形成自己鲜明的城市特色,所以粉红色蔓延到全城。

       只要有特殊良好的色彩环境,都是有意识的塑造,无论是有意识的选择建材,还是有意识的和自然环境相呼应,都是一个自觉的行为,所以说城市色彩一定要一个引导和控制,而且是自觉的塑造。如果说过去传统的小城镇,形成了一定的色彩基础之后,还可以一直平稳的维持,它也会发展,也会随着城市的变化,环境色彩慢慢有变化,但是那种变化是渐进的变化。近代以来,因为城市的内容变复杂了,空间扩张了,城市开始发生剧变,色彩环境也在发生突变,而且甚至有时候突变达到了一个失控的状态。

       国外典型的城市色彩规划案例

       鉴于这样的情况,越来越多的国家,认为应该把城市色彩作为重要的城市规划内容考虑,不能停留在过去良好的色彩基础上,任其发展,所以一定要作为重要的内容,作为重要的城市规划管理方向。意大利、法国、日本、英国、挪威、德国、韩国等等,首先是最开始进行色彩规划的国家,意大利开始于1800年,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的时候,在法国产生了现代城市规划的理论和方法。到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日本就开始学习这套方法,而且运用实践它。这些都是国外比较典型的城市色彩规划案例。

       我们首先看一看意大利的例子。意大利比较特殊,首先是因为它是开先河的,最早把城市色彩作为一个规划的内容,它的色彩规划分为两个阶段和步骤,第一个阶段是1800年到1850年,在都灵进行色彩规划,最初也是因为色彩环境开始变得混乱,最早意识到这个问题,还是比较敏感的建筑师,当地的建筑师协会就向市政府建议要对色彩进行一定的整理、规划、控制,市政府就把这个任务委托给当地的建筑师协会,由他们来做。规划之前,也是进行了一定的普查和调研,找出城市比较适用的,有20多种色彩作为推荐色谱。意大利是开先河之作,最早形成城市推荐色谱的。意大利都灵更有开先河的气魄,就是它做了最早的公示,在城市的主要广场选择一个外墙面,二十多种色彩分别刷在墙面上,一个色彩一个色块,然后提供一个编号,当其他的业主或者是建筑商、建筑师要使用色彩,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编号对应什么颜色。在都灵有了推荐色谱还不够,需要做一些样板工程,让大家意识到色彩规划到底给城市带来什么样的变化,意大利都灵在主要的广场,还有通向广场的道路上做了城市色彩规划设计。因为颜色是渐变的,而且有一定的规律,道路也叫彩虹道路。这是第一个阶段色彩规划的成果,当时对这个城市来说,带来很好的开端。

       第二个阶段,时隔很久了,到1978年,中间发生很多变化,色彩规划也开始慢慢失控。很长时间过去,大家对色彩的规划重要性越来越淡忘,最初提供了二十多种可以选择的颜色,很多颜色慢慢在使用过程中丢失,最后只留下一两种黄色被大家使用,其他的色谱颜色为什么丢失?原因很多很复杂,总之是因为色彩规划不是一个持续的过程,只有一两种颜色是什么样的状况,就是一两种黄色来覆盖城市,所以都灵的色彩最后只留下的黄色,也被称为都灵黄,这时就是贬义了,因为色彩太单调。1978年都灵开始认识到这个问题,自己是最早做色彩规划的城市,现在却不太理想,所以有一个教授来承担这个工作,同样也要做很多量的基础调研,同时对第一次色彩规划的案例和文本进行一定的参考,对有一些已经失去色彩特征的街道,这是他做的样板大街,重新做色彩修复,慢慢整理城市的色彩环境,重新达到有序的状态。他的这项工作得到第二届国际色彩设计的银奖。

       意大利色彩规划的例子,重要性不仅仅是他最先开始做,而且还因为它的色彩规划有一个终端时期,说明色彩设计是过程性的,而不是完结性的。意大利都灵做了第一次色彩规划设计,后来不加控制,后来会越来越糟糕。所以跟着城市发展的过程,色彩规划要进行及时的调整。这些例子,大家会更加的熟悉,巴黎的例子,巴黎是海洋性的气候特征,黄灰色的建筑外墙面,它比较喜欢使用米黄色的大理石墙面等等,这就是对巴黎色彩最显著的认识。即使是这样最多见的色彩特征,也是一个有意识规划的结果,主要的规划时间段,就是61、68年巴黎两次调整中对色彩的一个指引。

       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的时候,法国出现了研究城市色彩的理论家,他也是一个实践者,就是朗克洛教授,提出的理论影响至今,到现在世界各国在做色彩规划时都在实践他这个理论,也在丰富完善他,就是他的色彩地理学。很简单来说,色彩地理学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一个城市,还是一个小的城镇,它都有自己明显的色彩环境,而且是独一无二的,一定跟别处不一样,只是看你能不能发现和找到它。不一样的来源有两个决定因素,一个是独特的自然环境,每个地方的自然环境都不一样,包括植被、纬度、气候特征,另外一个决定因素就是文化,如果说两个地方的纬度相同、自然环境相近,还有一个造成很大色彩不同的就是文化,这里有民族性和文化特征。色彩地理学主张色彩研究的人从这些角度找到这个地方独特的色彩体系,有了色彩的正确认识,才能对这个地方的色彩控制有科学的引导。

       我们看到这个例子,是他为一个巴黎的卫星城做的色彩分析和修复建议,这套方法,是他比较常用的,也是现在大家在使用的,不同的是,现在使用这套方法,是仪器更先进、手段更科学化,要调查当地的自然环境、文化环境,还有包括当地的民俗活动的色彩,这都是要做基础调研的。现在我们用的方法是进行电子色卡的比对,当时没有条件,主要是通过美术工作者,对着墙面把颜色画下来取小样,如果有些色彩难以辨认出来,还从墙面取出一个样色。有了这样的研究,就可以对城市提出色谱,而且还有分区的推荐色谱。

       仅仅是一个推荐色谱、分区色谱,对专业人士来说可以理解,但是普通市民还是不知道你研究的色彩对城市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影响。接下来我们看到他做的工作,他挑选了这么几类有代表性的街道建筑立面,推荐的颜色分别在墙面、屋顶色等使用,做配色方案,让你看这个颜色用起来怎样。这也是朗克洛教授做的,在普罗旺斯做的一个住宅区,住宅会形成大量的城市机理色彩,而且容易雷同,我们常常认为居住建筑没有标志性,找不到自己归属感,如果你说你住在什么楼,要说几楼、几门几号,建筑很难找出特性。教授做这个设计,就是希望用色彩,把雷同的建筑造型一个特性,看到这七个建筑,造型是相同的,但是色彩是不同的,可是色彩又不是五花八门的,七个建筑七个不同的色彩,如果这样的话可能会比较杂乱,他用的是渐变。我们看到十五种颜色在一个系统颜色里的渐变,七个建筑有渐变,同时有整体化。

       70年到72年,日本开始做色彩规划,它是亚洲最早做色彩规划的,朗克洛主持东京的色彩研究。调研城市的各种环境的色彩基因,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形成推荐色谱,这是日本东京的色彩规划。除了做这些大城市的色彩规划,日本还善于把这种色彩规划变得更加可操作性,有更强的操作手段,同时还尽量的量化。看到上面这张图,把推荐色谱和材料挂钩,经常我们看到推荐色谱是一个颜色,如果对应这个颜色找不同的材料,颜色又会发生变化,可能是因为材料本身的色泽呈现不同的感觉,有时候材料是光面还是毛面,颜色都会有不同。针对不同的选择材料,色谱对应上去,大家看这个颜色能不能接受,在跟材料相对应的情况下,重新校对这个色彩。

       除了日本还有一些国家开始做色彩规划,这是挪威的朗依尔城,因为靠近北极圈,有极端的天气特点,三个月是极昼,三个月是极夜,而且是采矿业小城,基本上就是一个不毛之地,文化生活、自然环境的特色都不明显,要做色彩规划,可能跟其他地方不一样,如果是其他的城市,可能是希望建筑色彩稍微弱一些,把良好的自然环境色彩体现出来。但是这个地方要靠建筑色彩、人工环境色彩表示出城市的色彩特征。在做城市色彩时,也是先做一套调研,跟其他城市不一样,还要考虑到极端的气候特点,就是极夜和极昼,研究者先拿两个色板做底板,白色和黑色,代表极昼和极夜的天气状况,分别看这些颜色在极端天气状况下会不会显得暗淡或者是刺眼。两个底板对应之后,重新筛选色彩的时候,就挑选了红色到黄色之间的渐变色系,但是只有红色和黄色还会显得单调,所以还有补色,以蓝色为点缀色。从开始的调研到研究,到规划的推进实施,大概持续了二十年的时间,现在基本上可以看到成果,很多重要的公共建筑上,特别是下面这个学校,都是比较成功的例子,大家在评论这所小学的时候,看到它的颜色,18种颜色的渐变,好像彩虹一样,这是当地的自然环境,造成大家对这种艳丽、比较跳跃色彩的期盼。

       两德统一之后做了很多城市规划和设计,有了解的人就会发现,目标就是希望空间上的统一,另外希望空间统一带动文化的统一,总之是希望做规划的时候不仅仅是就空间而空间,还要带给东西德人统一的规划,最后的目标归根到底大家找回冷战之前,德国人共有的生活状况和生活环境,找回过去的文化,忘记过去冷战时期那段痛苦的经历,所以在空间上表达了统一。我们看到出发点还是一样的,希望找回过去德国传统城镇比较好的色彩特征,那个时候传统城镇色彩特征最明显的就是最大量的红砖房。这样的色彩带给大家共有的,不管是东德还是西德来的,都可以回忆起传统德国生活。他们的主色调以蓝色作为点缀色。这是已经建成的建筑立面和色彩的分区图。可以看到红色和过去的砖红色还是有呼应的,但是为什么没有真正选择最地道的德国传统砖红面,反而是这种氧化红呢,就是这种颜色比砖红色更年轻,既要回顾历史找到历史,但是又不能沉迷在历史中,要有时代感。

       我们看了一系列国外的色彩规划,也看到其他城市是怎样做的。

       国内城市色彩规划的现状

       我们看看国内城市的情况吧。大家回顾一下去过的大江南北城市,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趋同的,色彩特征都不是太好。最初我们想到很多城市有色彩特征时,其实国内也有,青岛、哈尔滨等,这两类城市的原因,大家都很清楚,青岛一个是德国的殖民地建筑比较多的城市,哈尔滨是受俄罗斯建筑影响的城市,也就是说本土化的中国传统城镇有明显色彩特征的很少见,原因可能是多种多样很复杂,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是在文化上。都说中国传统的建筑色彩很丰富,好像紫禁城金碧辉煌,琉璃瓦、彩绘等等,但是只有紫禁城里才会有这么丰富的色彩。中国古代在色彩的使用上是非常受禁锢的,色彩皇宫可以使用、皇族可以使用、贵族可以用,其他的普通老百姓很少使用。中国古代把色彩作为一个等级区别,普通的民居就是黑灰色的屋顶等。色彩很少作为一个表现因素,这造成了中国长期以来对色彩用来打扮城市是缺位,大家没有认真的考虑。

       到了现代城市规划开始之后,色彩又始终还没有进入我们研究领域,我们对现代色彩、色彩研究和规划没有放进研究中,造成了城市的色彩环境是趋同的,大江南北都是趋灰的,没有色彩的表现。随着城市日益地开放,还有对国外建筑思潮设计理论的吸收,也开始看到很多国外的建筑,有那么漂亮的色彩打扮自己,我们是不是也可以使用。这样的过程中开始学着使用色彩,可是因为缺乏对色彩系统的研究,没有当做科学的东西研究过,所以在使用色彩时会很杂乱,什么颜色都可以用,非常纯度的色彩会使用在建筑上,或者使用颜色很杂乱,国内的城市色彩还是比较薄弱的环节,大概会有这么两个问题,一个是趋同,一个是滥用。

       在意识到这些问题之后,国内的城市规划者也开始考虑对国内的城市色彩做研究,也要去实现色彩规划的理论。我们有这么多城市开始做色彩规划的研究和实践,从北京、哈尔滨、南京、西安、烟台等等城市,这么多城市在做的时候,分析一下,会发现他们大概有这样几种思路。一类是像北京、哈尔滨类城市,在做色彩规划时要找到城市的主导色,引导城市的发展。另外一类城市没有定城市主导色,而是有一个功能分区,提供分区的色谱,像是武汉。还有按照城市的空间结构分,像是温州、重庆,特别是重庆,去过重庆的人知道重庆是山城、江城,因为它有良好的自然框架,所以它的城市按照自然分区做色彩规划比较有利。

       北京是国内最早提出城市色彩问题的。2000年8月,北京为迎接奥委会考察团,对城市进行一定的整治,面临采用什么色彩粉刷破旧的街道,当时提出灰色调为本的复合色。02-04年哈尔滨完成城市色彩规划,我们可以看到它的主要色彩来源,是城市老城区里对俄罗斯风情建筑比较集中的建筑色彩,由此形成自己城市的推荐色。西安主要的城市色彩体系是黄色、土黄色和赭石色。西安的老建筑保存的比较完好,我们可以找到它的推荐颜色依据。杭州以灰色系定为城市的主色调,很多人反对,北京提出灰色调时很多人就提出了反对,首都为什么不能是激情昂扬的色调,接下来杭州又定为灰色调,大家想为什么要向北京学,为什么杭州这种山清水秀的地方色彩反而是灰色的呢?看到这种灰色,其实是一套色彩系列,调研的结果推导出来的,色彩里有红调的灰色、绿色调的灰色,是一整套的色彩体系。

       武汉是按照功能分区,但是又不是简单的几个功能分区,细分了五十个色彩控制片区,除此之外,还有色彩控制的节点、色彩控制的街面等,形成点线面的色彩结合体系,提出了冷灰、暖灰、中灰、重彩和淡彩等5类色系。同时武汉还推荐了300多种建筑的外观用色。嘉陵江、长江、山脉把重庆分割为组团状的,城市是星座组团式的,城市每个片区的独立感非常强,有了这样的基础,色彩规划以每一个片区为基本。这是宁波镇海区色彩规划。南昌红谷滩的色彩规划提出暖色偏红、黄红等为主的红色系主色调,跟最近江西一贯倡导的,要发挥红色旅游的优势、红色革命文化是一脉相承的。

       这些就是我们看到国内进行色彩规划的案例,还有国内进行色彩规划的思路。

       色彩规划可以更好表现广州历史文化特征

       回头看一看广州的情况。广州的色彩情况怎样,我们可以发现它也会有很多色彩问题,广州的色彩状况同样不能令人满意,跟国内大多数城市一样的问题,趋同和滥用。广州和武汉差不多,甚至跟其他北方城市的颜色差不多,没有自己明显的特色,没有一看到这类色彩的建筑就知道是属于广州的,看到广州的时候觉得它是城市和城市之间是趋同的。另外在城市内部也趋同,广州城市内部建筑色彩也有趋同的现象,教育建筑和科研建筑差不多,科研建筑和医疗建筑差不多,也就是说色彩不能成为建筑类型的表现。广州比趋同问题更严重的,就是色彩滥用的问题。比如城中村的自建房,有什么就用什么,不考虑周边的色彩环境,红的绿的配合在一起,这是自发的滥用。还有些是有设计的滥用,设计者做自己的建筑设计时,没有考虑到跟周边环境色彩的协调,或者是对自己建筑色彩没有做很好的把握,仅仅是为了让自己的建筑突出一些,或者是表现力更强,什么颜色使用。有栋楼很特殊,一面建筑涂了黄色,另一面的墙面没有变动。

       我们认为广州这样一个高速城市化的城市,特别需要去研究它的色彩问题,是不是做色彩规划,是不是要做研究,我们就有答案了。广州要找出属于自己的色彩体系,一定要看到你到底是属于什么色彩的,可能有什么色彩,广州还有更具体的原因需要做色彩规划,广州是历史文化名城,在城市里用一种很显性的状态,表现历史文化名城的并不多。看到这样的问题,我们觉得色彩是很好表现历史文化特征,表现当地本土文化、本土精神很好的东西。广州中调的情况,老城区空间整理时,色彩也是需要保护、需要承传的因素,老特区很多有特色的地段要重点保护,还需要强化色彩氛围。这是亚运问题,广州即将要召开亚运会,把广州作为一个国际化的城市向大家展现,在展现的时候色彩问题就会显得非常重要,要让别人看到广州城市的色彩是有趣的,而且是有特色的。在广州,大家常常说乱,标识系统比较乱、建筑比较乱等等,色彩可以很好的帮助标识系统的完善。

       广州要不要做色彩规划?这就是我的一个回答,通过上面的研究以及分析之后,我们觉得广州做城市色彩规划是非常必要,而且是迫切的。

       广州的色彩基础——解读广州城市色彩的表情

       接下来我们看一看广州到底有怎样的色彩表情,色彩特征是怎样的。要做色彩规划时,首先要认识它有什么样的色彩特质,我们去解读广州的城市色彩表情。看广州的城市色彩时,有很多地方可以看。从白云山上看广州城区时,绿树、灰蒙蒙的城市远景,珠江两岸、二沙岛上建筑、江水、植物等的色彩,沿江西路的建筑色彩,上下九骑楼街的色彩印象,有商业活动的色彩印象,可能有很多普通人看成是色彩时都会有这样的感觉,但是只有这么一个很模糊笼统的色彩感觉做色彩分析不够,我们要把感觉里的要素一个一个挑选出来分类整理,看一看什么样的要素组成现在这几张图里看到的丰富多彩的广州城市色彩。

       我们就要先向大家介绍一下怎样去解读它,解读的步骤怎样?

       首先是调研,我们要调研自然环境、人文环境、人工环境,调研的方式提取色谱、测色。调研之后把色彩信息汇总、分类、整理,然后筛选,这是色彩整合的阶段。接下来,我们把整理出来的色彩数据库还原,在这个基础上提出广州色彩的初级总谱。首先我们要做文字上的调研,要了解广州,对广州全面历史文化的了解,接下来是现场的测色调研,然后是色彩信息的归类整理,调研的内容三大类,自然、人文、人工的。

       调研自然的时候,我们会有三个方面。首先要分析广州的气象资料,温湿度、光照、云、雾、霾天气等。然后是自然环境色彩总体色谱的提取,远山,像是刚才看到的白云山、珠江沿岸,把江水和山脉作为大背景提取,这是我们提取的分类色样。这是南沙海洋的色彩。这是远山山脉的色彩。广州的土壤从北到主城区到南还有渐变。这是珠江的色彩。我要说明的是,后面还会出现很多色卡样本,也就是说对这一类我们提取的色谱、色卡非常多,我们只是选择几个有代表性的,放在这里做一个示例。这一类的工作我们时间周期最长,因为我们要考虑到自然环境随着一年当中季节的变化都会有变化,比如说植被、江水,都会受到一年四季的影响,像是江水,还要考虑到一天当中受到阳光照射发生的变化。

       除了大的自然背景色谱之外,还有很多自然环境是以一种要素的状态深入到城市空间,像是植物、花卉,所以我们要提取分类色谱,这是我们对广州的基调树种、主要花卉、果实提取的色谱,当然这只是我们的一个样本。有了这些色谱的提取,我们要把自然环境的色谱量化,这是我们做广州色彩规划时的一个实验性的手段。在做自然环境和文化环境分析的时候,很多色彩规划的研究仅仅是一个色谱的提取,我们希望这种色谱的提取能够帮助我们下面的总体色谱形成,所以我们要给它做一个量化分析。刚才那些自然环境的色彩,都分布在什么色上面,红色、黄色、黄红色、绿色等等,还有明度我们也有做一个表,到底是什么颜色构成花城丰富多彩的颜色。我们看到广州的花卉、植物,就是一个明丽、浓艳的色彩状况。

       人文环境分析时,可能是头绪比较多、比较困难的,因为广州对我们来说很熟悉了,我不详细讲了,但是有一点要提到,大家都说广州是说不清的城市,意思就是它是非常复杂、包含的内容非常多,文化也是丰富多样的,如何把丰富多样的文化量化,我们要从这几个方面研究。一个是做日常生活色谱的提取,还有节庆民俗活动,分析色彩趋势,参照流行色协会发布的流行色信息。我们把主要的色彩也是提取一个示例的样本放在这里。另外,广州节庆民俗活动非常多,传统的民俗活动可能跟其他的北方城市相比,比他们多得多,除了传统的民间文化活动,现在还有很多西洋节日,好像是情人节、圣诞节等等,提取色谱时除了偏好色谱,还有近用色谱。我们量化时,就会发现红色、黄红色是人文活动中出现最多的,通过量化表可以清楚的看到什么颜色多,纯度怎样、浓度如何。

       接下来是我们调研人工环境色彩。这是调研中量最大的,也是涉及内容最多的。首先我们要调研建筑的,还有人工环境、其他设施的。建筑分为两类,传统和现代的。这些是我们调研的表格(图)。我们每一个调研都要制作这样的表,记录当时这个建筑的主立面,名称和功能,还有我们提取的基础点缀色,分别在墙面什么地方,色彩如何,色彩的参数如何,是什么材料。有了这样一套基础的东西,我们就开始整理人工环境的色彩。人工环境色彩在建筑里,我们除了做每一个单体建筑的色彩提取,还要做一个一个片区的,刚刚开始看到广州色彩表情时,一个单体建筑形成的色彩表情印象和一大群建筑是不一样的。这是沙面的情况(图),我们给出基础色谱,挑选出它有代表性的色块,但是这其中也会有很多明度和纯度的变化。

       沙面的建筑群。

       到了现代片区,我们挑选了东站和珠江新城。东站和传统片区有很大的差别,颜色开始变了,这是因为现代建筑的材料,更多使用玻璃幕墙,还有冷色调的石材墙面。珠江新城比刚才的东站暖一些,因为内容更多,不像东站是以交通为主,比较单一,珠江新城有一些住宅楼,所以增加了一些有温馨色彩的暖色调。在现代片区里,我们还做了另外一个比较有独立性的调查,大学城,如果对广州高校有了解的人就知道,大学城每一个片区有独立性,基本上都是把自己主城区老校区的色彩,作为一个色彩基因运用到新校区的设计里。尽管说每一个校区有自己相对的独立性,但是还是有一个整体性的,而且是红色、白色最多。这是对大学城基础色的调研。

       点缀色我们也分别做传统和现代的调研,到底点缀色用在什么地方,传统建筑的点缀色主要是使用在这些地方。陈家祠,还有中西合璧的建筑上,用在门框,或者是商业西洋式的建筑,玫瑰窗、线角上。这是传统建筑点缀色的调研,主要是集中在这样的一个色调区域(图),我们也会发现传统建筑的点缀色也是分类别的,像是陈家祠的点缀色偏暖更多,而且颜色更艳丽,沙面的点缀色纯度就降低了,不像我们看到的是这样的浓烈。现代建筑的点缀色,跟现代建筑的墙面,玻璃等色彩有类似的地方,偏冷的更多,所以点缀色也是以冷色为主的,但是也有一些是形成古色关系的,比如说招牌、小面积暖色的运用上。

       另外我们同样还要调研城市中人工环境色彩,这就是人工环境色彩汇总主辅色,点缀色就是刚才说的一些窗框、门楣、小招牌装饰的色彩。有了刚才人工环境的总谱之后,我们在整理的时候也会有这样的问题,是不是把收集到的东西都拿来用,我们最初分析广州色彩问题时就提到广州的色彩现状不能令人满意,有很多颜色不好,很杂乱,如果我们把调研来的东西都整理,然后汇集到一起,作为推荐色谱的基础,会不会用这种杂乱污染城市未来的色彩,我们需要进行整理和剔除,依据是什么,我们列了下面这几张表,按照功能来分,这几类建筑有代表性的色彩是什么、最能代表色彩特征的色彩是什么,每一个区,荔湾区、天河区的主要色彩特征是怎样的,把这些先做平面的分类。这是按照一个时间段来分类,把我们已经有调研的广州一些建筑,按照时间段来分,我们可以调研到传统岭南建筑,像是刚才说到的陈家祠这一类的,黑灰色的屋顶,黑墙面,白石脚,主辅色的颜色是比较暗淡的。沙面开始使用这种色彩放在外形面上,这是中国传统建筑不可能使用的色彩,新岭南时期颜色开始变得淡雅一些,因为受到当时经济条件的限制。现代主义建筑时颜色又变了,到了现在这个多元时期,颜色更加的趋冷。有了这样的分类,这张表和前面的表联合在一般,形成了广州人工环境的色彩总谱。

       接下来我们对广州的城市色彩进行整合,刚才说我们已经有了自然色彩、文化色彩,自然的色彩如何渗透到我们的推荐色谱里,这是很多人提到广州色彩规划时常常说的,他们说你们做色彩规划要注意,广州是一个自然环境非常丰富,而且是一个花城,一定要把自然色彩采纳进来,如何采纳呢?我们是这样做的。把建筑的基辅色和自然环境色谱叠加,我们认为人工环境的色彩应低于或不超越自然环境的色彩纯度,自然环境色的范围为边界,剔除一些杂色。接下来把文化的因素采纳进来,过去常常把文化因素作文字说明,但是如何量化,点缀色是建筑的招牌颜色,建筑的外墙面上装饰的线脚等,这些本身是很突出的,我们在节庆活动时流动的色彩,穿着假日的活动,使用的横幅,甚至是舞狮时的色彩,我们把它作为点缀色的边界,我们认为在节庆活动时也应该让这种活动的色彩更加突出,不能让建筑的色彩超越它,以此为依据,我们剔除点缀色里的杂色。
 
       广州做色彩规划时应考虑人文环境。
 
       剔除之后,我们就得到广州这样一个色彩的初级总谱。大家可以看到黄色,中间有这么一个分界线,一边是传统的,一边是现代的。我们调研的结果,再加上分析之后,我们会看到这种偏暖色在老城区出现比较多,也就是传统部分,另外冷色更多在新城区出现更多。在新城区里黄是偏冷的,老城区里的黄是偏暖的,有了这样的基础,我们对广州的初级总谱有了掌握。下面就是点缀色谱。

       建构广州城市色彩形象——广州的色彩规划设计思路

       接下来我们提出了广州色彩规划的思路,就是建构广州的色彩形象。策略主张从三个部分进行,宏观、中观和微观的。对广州来说,需要不需要提出色彩的主色调,如果仅仅是提一个主色调,很多人觉得有一点问题,主色是不是一个颜色,我们认为这样理解更好。城市的色彩非常多,是一个色彩系列,我们提一个主色调,就是希望成为这个色彩的主旋律,而不是说一个交响乐中只有这么一段,它只是其中的一个主旋律,引领音乐有序的主调。从前面的分析中我们已经看到初级总谱里,这种黄色是占最大量的,我们主张把能够衔接新老城区的黄色作为主色调,我们这里提到的黄,把它叫做“黄灰”,其实是说这个黄色的纯度不是非常高,是跟艳对的。另外,还要说明它的浓度,我们提的是中高浓度和最低纯度的黄灰色。

       最初草案公布的时候很多人说广州的天气是有灰霾天气的,如果还是灰的会不会暗淡,我们从色彩分析可以看到这不是波长最长的色彩,但是是光感最好的色彩。另外我们定位在中高浓度,本身就是一个比较明亮的,纯度就是颜色不要太纯,不会是姜黄色、柠檬黄等。我们觉得用它来作为引领广州城市色彩的主旋律比较恰当。需要解释的是色调是什么,所谓色调应该是色彩的一个组成关系,既要考虑浓度也要看纯度,不能说黄色就是黄色完了。对城市主色调来说,就是总的城市色彩倾向。

       如果你一定要把它具体化,可以看到这些色块,这是我们对黄灰色的解释,有阳光感的中间色,中高明度、中低纯度的黄灰色。有很多人问黄色不是暖色吗?在广州用黄色会不会很热?其实黄色可以偏冷偏暖,调整余地很大。在这个值的变化中可以产生很多颜色,我们在这里做这样一个示例。接下来就是它的辅色调和点缀色,应该说一个推荐色谱要把三个组合在一起看,要形成一个色彩体系,否则不能成为主旋律,黄色和辅色是协调的,它和它能够形成一个配合较好的色彩关系,点缀色可能形成对比关系等,要看作一个整体的色彩体系。可以给大家看一下广州现有的有黄灰色的建筑,如果你对黄灰色没有直观的认识,看一看这些建筑。暖黄灰色、中黄色会、冷黄灰色,大家可以看到分别这些建筑(图),暖黄灰色在老城区出现比较多,冷黄灰色在新城区出现比较多。

       中观层面的城市色彩规划,我们要把握城市色彩的纯度,重点控制和一般控制。重点控制的时候我们要挑选一些重点控制区,12类,住宅区、历史街区、行政中心区等等。有色彩特征的地方和有条件进行色彩控制的地方,比如说沙面等,原本有很好的色彩基础,我们做重点控制是防止受新城市建设过程中色彩的污染。对一些重要的节点,珠江新城核心区,待建还没有形成的,可以形成很好的色彩重点地段。重点控制区要很好的做色彩规划,一般控制区不用做很多强行的控制,只要跟城市环境相协调就可以。重点控制区里我们提出了原则、控制的内容和方法。

       看一些事例吧,找出了广州比较有重要影响力的几个色彩重点控制地段,我们提供的是一种工作方法,针对这个地方有这样的色彩问题如何做,提供一种工作思路的研究。第一个是沙面,我们叫整旧如旧的色彩规划。最初看色彩规划时已经看到它的色彩特征比较明显,我们做色彩规划时虽然说已经有了一个全程的调研,但是对这个地方重新要做色彩调研,找出它的重要建筑色谱,然后再看到主辅色,主要的情况,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不详细说了。找出它的色彩问题,这些地方之所以要做色彩规划,一定是因为它还是有一些问题需要进行调整,沙面的问题有两类,一类是新建建筑跟旁边环境不相协调,另外原来有色彩特征的,但是因为建筑年久失修色彩剥落了,如果要改变色彩、修复色彩,使用什么样的色彩,我们就提供推荐色谱。

       我们从形成的主辅色和点缀色谱中找出推荐色谱,我们怎么找出适合沙面的推荐色谱呢?我们的工作方法是这样的,先从局部到整体,先要调研全城,然后形成这样一个整体的推荐色谱,再从整体到局部,这个过程需要重新调研要做色彩规划的这一段,拿到调研的色谱去印证,保证这一块的色谱是沙面的。这个地方同样有明度和纯度值的范围,属于沙面主辅色的推荐色谱,接下来我们还要做具体的建筑外观配色的事例,让大家看到这些颜色在运用中是怎样的。虽然选择了这几个建筑做了配色,并不是说有这几个色彩可用,这些色彩还是有变化值的,比如说明度、纯度都是可以变的。

       这个例子,我们看一看一德路,基于色彩连续性的变化。在一德路的规划中,我们要注意这是一个线性空间,是街道,所以在空间中行进的时候也会很容易接受这样一个线性的空间感觉。如果你看到空间是线性的,对色彩的感受也希望是连续性的。色彩到底是不是连续的,如果是连续的,那色彩环境就是协调的,跟空间品质是相适应的,如果色彩不连续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如果调整,我们现在用的这张图就是分析色彩是不是连续的。这张表把一德路的主要建筑,北街和南街全部展开,凡是有门牌号的都列在上面,色调分布有这样的一张表,可以看到黄色、黄红色、红色比较多,还有蓝色、蓝绿色,还有明度、纯度怎样。

       有了这样的分析,我们还是会发现一些问题,这几个地方是有断点的,这几个地方的明度特别跳跃了一下,纯度也有一个较大的变化。但是我们并不是说凡是有跳跃的地方都需要整改,在这些地方是和谐也是有变化的,一条线性空间在里面行走时,不希望环境一成不变,还是希望有变化,但是这个跳跃不要超出突兀的范围,这几个点是变成比较突出、突兀的。我们在针对实际调研时看,这几个点对应实体的建筑,在调研时也会发现比较不协调的色彩,当时看到建筑也会觉得色彩非常的杂乱。我们用刚才这样的办法,在做色彩调研的基础上重新回到总谱,找出属于一德路的推荐色谱,为一德路提供配色的意向。这是北街调整的情况、这是南街调整的情况,会发现调整的范围并不大,我们只是把特别突出的色彩,形成断点的地方进行了调整,其他的尽量维持现状。

       五羊新城,以居住为主,但是也有商业、行政、学校等。我们要分类调节,但是总体要协调,我们有了五羊新城的推荐色谱,分别针对商业类、住宅、教育等再提出属于这一类建筑的推荐色谱,要有自己不同的色彩特性,有了推荐色谱之后,对这里面多层建筑、高层建筑提供了配色的意向和示意。

       北京路,商业建筑和广告的协调,北京路是线性空间,但是跟一德路的考虑不一样。北京路现状的调研,感觉它是一个红色、黄红,而且是一个不太明亮的,稍微有暗淡的,所以我们说它是中高明度和中低纯度的。问题出在广告上,大幅的广告、铺天盖地的广告,已经破坏了建筑色彩的整体性,跟一条街的色彩氛围是相冲突的。我们要做的,同样对它进行一个分段的调研之后,找出属于北京路的推荐色谱,接下来我们进行色彩调整的示意,看到调整示意里,在北街的变化比较多,因为它是一个商业环境,色彩变化可以有跳跃性,甚至向冷色过渡。除了做整条街的色彩规划,我们更关注建筑和广告的色彩关系问题。这分别是北街和南街的两个节点,广告现在已经把建筑形态完全的遮挡住了,建筑色彩有较大的影响,我们主张一个是要规范广告的位置,另外要让广告的色彩跟建筑有一定的协调,如何协调?我们主张它自己所在建筑色系范围内变化,可以纯度很高、明度很暗,但是一定在这个色系范围内变化,所以纯度、明度变化也不会太杂乱。

       这是我们对珠江新城核心区做的。重点是放在轴线过渡、突出亮点的出发点上,珠江新城核心区的地块,是在广州的中轴线上,这是我们要做的位置。这个地块,因为新中轴线大部分形成,所以我们看到建筑的色彩在这条轴线上已经形成,比如说从东站开始,它是一个冷色调为主的,比较现代、明快的,往下体育中心,因为是体育类的,所以要对比很强烈,我们看到它强调动感的。再到这里,是天河的商业中心,已经又增加了很多活跃的色彩,比较蓬勃的。往下颜色又开始变得更加自然温馨。然后进入我们设计的地块,这是双塔,接着往下是有了设计方案的建筑,少年宫、博物馆。这一条轴线上已经有了多个节点,而且这几个还是亮点,双塔还有前面的四个公共建筑。我们要做的色彩出发点,应该是起到承接这几个节点,让亮点有过渡。我们以此为目标,对这个地块进行调研之后,用刚才同样的办法找出推荐色谱,然后分别的对这个地块内提供它的主辅色、点缀色,对双塔这一块,我们主要是有一些补色,让偏冷环境有一个变化。

       珠江新城里的高层建筑比较多,我们还要专门针对玻璃幕墙为主的建筑和群楼做一些配色。这是我们对珠江沿岸做的色彩规划示意,体现韵律感,表现节奏感。我们做了人民桥到解放桥这一段,现状调研时我们会看到北岸和南岸有不同的情况,南岸的整体色彩环境比较协调,北岸相对南岸比较杂乱一些,问题是在广告、招牌,还有个别建筑的颜色太突兀。我们同样做色相、明度、纯度的量化分析,沿岸的建筑展开之后,我们做了比较详细、能够定量化的色彩研究。推导出属于珠江这一段的色谱,强调节奏和韵律感,也会有两个承接点,一个是沙面,一个就是东侧的海印桥,这一面有商业环境,这一面是有鲜明色彩特征的历史文化建筑片区,节奏感要表现出来就是分段,分为四段,分别提供推荐色谱。这是配色意象,还有明度和纯度的变化。

       这是琶洲会展中心色彩规划意象。我们通过对三期的整体色谱推荐,二期、一期一些点缀色的色谱,现在形成的环境是一个冷色调的,我们主张针对冷色的主辅助,给一些点缀色,朱红、橘黄的,可以在冷静、沉静的气氛中有一些跳跃和变化。这是现状的色谱,这是二期现在的设计用色,提供了这样的一些点缀色。三期在这个基础上提出推荐色谱和点缀色。我们看到变化并不大,但是一期形成、二期已经有了设计用色,三期只需要跟它靠拢和接近,形成整体就可以。我们希望通过点缀色的运用,在每一区有自己的个性。

       最后是看一下大学城。大学城我们这里提出了色彩规划的主题,注重渐变过渡的。大学城大家都知道,大学城里分很多校区,每个校区都有自己的色彩特征,都把自己老校区的色彩基因带过来了。好处是总体来看,大学城的色彩都是协调的,但是也是有一些问题。比如说有个别校区里的一些建筑新建的,跟周边的色彩环境不协调,广告、商业色彩的滥用问题。我们提出了一些色彩调整的依据,用刚才的方法,调研之后在总谱里找出属于它的推荐色谱,给未来的将要建设的建筑提供推荐色谱,商业建筑要调整的,使用推荐色谱。在这个地方,我们特别强调的是渐变过渡,大学城有这样的问题,每个组团有自己的鲜明色彩特征,组团和组团之间容易留下真空地带。这里有待建的商业建筑,发现东北这个片区以红色为主的,这里灰的、黄的,中间的商业建筑如何建,我们主张要有两色色彩的浸润,让界面过渡过去。这是我们对这一类建筑的色彩规划思路。

       微观层面,我们也是在最初色彩讨论时争论比较多的,广告、街道家具、桥梁等,可能属于不同的行政管理部门,但是从城市色彩来看,这其实对城市色彩的整体面貌影响非常大,特别是广告。我们主张还是需要在色彩规划时给它一个指引,原则就是像这一类的街道家具类色彩。我们看到第一类是桥梁过渡物,我们分为两个层面看,第一类是属于贯穿全城的,好像是立交桥,城市的高架,我们主张尽量保持原有的色彩本色,不要做过多色彩的修饰,因为有过多色彩修饰的时候,可能会影响对这个结构安全的检查。另外有一些艳丽的色彩,可能跟交通安全标识相冲突,如果没有很好的推荐色,不妨先研究禁用色。还有像是街道家具,收纳设施等,提供基于城市整体色彩层面上的统一推荐色谱。阿姆斯特丹提供的城市里的电话亭,绿色的,在城市里非常醒目,又是成系统的。还有是分区下的,可能是滨江区或者是游戏区,设施也应该是属于分区色谱下的。比如说阿姆斯特丹,座椅的颜色非常有个性,旁边是博物馆,要跟博物馆建筑同一个色彩,又要高于它,是玫瑰红色的。

       还有城市的广告,分为两个层面。一个是贯穿全城的,多半是移动广告,比如说飞艇、汽车上的,还有地铁运行的广告。还有分系统的,好像是沿着城市的主干道,或者是城市的高架桥。这是上海在高架桥下做的广告,还有分区,可能是商业区或者是展览区的,色彩应该是分区下的。这是上海新天地,整个的建筑色彩是灰色、暗红色的线脚。这是我们对微观层面的几类色彩规划的思考。

       【主持人】谢谢郭老师精彩的演讲。我们有请李少云博士进行点评。
      
       【李少云】郭教授对广州城市色彩规划的研究,形成了一个草案,做了比较精彩的介绍。我本人也一直在关注这样的研究课题进展。去年在规划局的初审会议上也跟郭教授进行了探讨,经过一段时间的深入研究,可以看到研究成果越来越丰富和理性。一方面通过对广州有代表性的地区色彩进行实际采样,分别进行了测色,共选择了七百多个测色点,可以说工作非常严谨和务实,对国内外其他城市的色彩研究和管理现状做了介绍,可以说研究既有深度又有广度。

       作为广州的市民,我看到今天也来了不少的老广州,可能对广州的城市色彩发展、变化、历史脉络比较了解,我想引出两个话题,希望大家有一个讨论。

       第一,刚才郭教授提到,广州是一个公认的说不清的城市,全国出了名,城市色彩到底能不能说清楚?郭教授进行了实地采样,严谨求证,得出基本上是米黄色,这能不能代表广州?我们怎样判断基本色,到底是现状的无奈,还是我们对理想的追求?能不能反映我们未来的发展方向?广州实在是一个被赋予太多历史使命的城市,既是二千多年历史的历史文化名城,保存着大量传统建筑,又是得风气之先西洋殖民地建筑进入东亚的点,进而从广州影响东亚、影响日本。改革开放之后,又是作为全国的试验田,这种狂飙式的建筑建造,造成对城市美学的冲击,其中也包括对城市色彩的冲击。

       广州城市色彩的变化,我们怎样判断成功或者失败,假如我们往后看,到底广州哪一个历史阶段的城市色彩体系是值得我们去珍视,作为城市未来发展的基因。如果我们没有,那我们是不是可以重新塑造一个,未来我们理想的基本色生态体系,有没有可能?我本人研究城市设计,城市美学是城市设计很重要的内容,而城市色彩是城市美学很重要的内容。郭教授刚才说了,对人的视觉感受第一点就是色彩感受,然后是形体感受,进而才是一些具体细节感受。

       刚才也谈到对沙面城市色彩的取样,据我所知,我1997、98年参加了历史文化保护的整治规划,我们觉得沙面的色彩规划非常怪异,非常怪诞的色彩体系,当时和街道委员会进行了沟通,到底沙面的建筑群色彩是历史原貌,还是我们对色彩滥用,是滥加改造,当时得到的信息是街道委员会自己做的决定。历史原貌我们没有彩色照片,只能通过老人的口述,才有可能了解沙面的历史原状。但是现在十年又过去了,好像我们又习以为常了,色彩的明度也在降低,好像也是在跟环境和谐。

       一个城市色彩的形成,既包括技术问题,也包括文化的问题,技术的问题可以看到传统城市、村落色彩非常统一,过去交通不方便,只能就地取材,建造方式可能就是一家工匠完成整个村的建设,建造的方式也是大家公认的,进而进行传播,包括北京城、故宫,历史记载来看是一个工匠,一家做了几代人完成的,所以可以保证统一。还有就是文化上的,我们审美习俗上的,刚才谈到了,中国的古代对色彩运用是禁用的,皇家有的特权,有严格的规定,普通人不能使用太多的色彩。这种规定在历史发展脉络中,也逐渐形成了中国人在心理深层接受的审美习俗,这不一定要加以否定。还有宗教上的影响。我们可以看到在中国的西藏地区,还有城市公共建筑的示范效应,我们建了比较大型的公共建筑,有比较强的示范效应。既有本土化的原因,也有全球化的冲击,巴黎这样的城市,我们可以看到老城区保留历史风貌、老的建筑样式和色彩体系,但是也要追求现代,也有一个新城,跟传统城区不一样。对于广州这样的特大规模城市来说,城市色彩的控制,首先要寻找基础色,但是更重要是对城市分片区的控制,我们首先要筛选出城市的历史特色地段,要筛选出城市的重要核心区域,要筛选出未来重点发展区域,分别进行控制,这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我们规划本身从未来的目标是要通过规划委员会的审批,进而纳入到城市规划管理中去。这是一个新的课题,对城市美学的管理是否可能?如果可能的话,应该采取什么样的程序进行管理?从国外的经验来看,城市美学的管理是可能的,但是前提是城市的发展比较缓慢、比较成熟,对于中国目前来说,这样一个发展速度、城市建造速度非常巨大的国家来说,中国目前建筑的建筑量占了全世界的3/5,速度和质量是矛盾的,我们怎样对城市的美学问题进行管理?如果郭教授可以通过规划委员会进而形成管理上的规定,对广州的意义非常大,对全国也是非常有意义的,因为对城市美学管理很重要的一个示范点,有非常强的示范性,色彩的管理问题解决了,将来对城市的建筑材质,建筑材质其实也是非常重要的。从西藏到阳朔,到四川非常偏远的少数民族地方,都可以看到白色的马赛克,所以对城市材质的管理也是很重要,进而进入城市细节的管理。色彩管理如果真正可以纳入到有效的管理,其他比如说材质都可以进入到这个平台进行管理,对城市美学管理的意义是非常重大的。

       【主持人】谢谢李工的点评。我非常认同他的观点,对于美学管理和美学平衡这两个问题来说,确实是色彩规划将来要面对的两个很突出的问题,其实也是色彩规划很重要的意义所在。在当前建设和谐社会的背景下,可以说对城市的色彩进行管理、进行规划、进行调控,也是一种对和谐的追求,色彩和景观的角度来说推进城市的和谐,我们其实可以从郭教授的演讲中看到这种对于历史现实和未来的协调、和谐的追求,对于自然和人文因素的考虑,纳入到现实和未来对和谐的追求中去。这些有特殊的特征,在于用科学的方法分析问题、实现目标,我们可以看到它所体现出的当代城市规划的种种努力,一方面我们是要去推进所谓的和谐,另外一个方面我们要采用科学的方法实现目标,包括制订对现实非常详细的调研,制订一定的指标体系去评价,最后落实出一整套规律、规则,都是采用了科学的管理方法,这也非常有利于未来提升城市规划科学管理和水平。中国正是处于这样的阶段,我们到城市的管理,逐步的去科学化、推进它。 

       【现场提问1】前段时间广州日报有一个关于广州色彩定位,我们当时不理解灰黄的解释,今天听了您的介绍有了一些了解。一些商业设施对整体环境色彩的影响,比如说现在客村有一个楼,这边是黄色,那边是灰的,一阴一阳。还有江湾,也有这样的情况,现在全国商业型连锁酒店有70多家,未来三年之内可能对全国主要城市的色彩有很大的影响,千万要警惕这种商业型连锁酒店对城市色彩的影响。

       【郭红雨】谢谢你的问题。你刚才说的连锁酒店,还有其他的商业设施也是有这样的问题,他是希望做成这样的商业效应,最典型的像是快餐店,他们认为建筑形象也是一个广告,我们认为这是对地方文化的一种漠视、对当地环境的一种侵蚀,是一种霸权主义。但是也有一种让步,红色和黄色,红色就变成比较暗的,比如说在巴黎,把黄色变成灰色,如果一个城市建设自己的文化、色彩体系,都是有引导和控制的。在刚才我的一张照片中,也是有一侧黄、一侧灰,可能不一定是广告,反正是短视,经营完达到最大化,至于说本身好看不好看也没有顾及到。如果它没有想到,就是城市管理者和规划者来思考和解决的问题。

       【现场提问2】我是中大的一名学生。在修城市色彩规划这门课时,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想不明白,借此机会想请教一下。刚才看到很多图片,我们都知道是广州穿衣戴帽工程之后出现的情况,但是在穿衣戴帽工程之前,其实广州的色调并不是这样的,特别是老城区并不是那么活跃的色调。上课的时候老师说原来那样灰色的色调,对广州这样新兴的大城市是不相符合的,所以我们要搞一个穿衣戴帽工程。但是我有一个问题,举一个例子,大元帅府以前我们去的时候,看到楼是灰色的,看上去很有历史感。但是穿衣戴帽工程之后,据说恢复了原来的颜色,刷成浓浓的黄色,现在再进去看完全没有历史感了。有这样的观点,就是修旧如旧,我就想这个修旧如旧如何界定?

       【郭红雨】这有一点像是刚才说到沙面的情况。我们做规划的时候,第一次专家讨论提到这个问题,广州已经有很多地方做过色彩的整治,沙面、上下九等,还有像一些历史文化建筑或多或少做过,我们怎么办?对这些色彩是当做整理过的,视而不见不管,还是当做历史,如果完全当做历史有一点自欺欺人,因为确实是改造过的。如果你对它视而不见,对现实又是一种漠视,现在的环境就是这样了。我们尽量的如果可以确认它是原有的色彩,把它归到历史类。不能确认,归到现实类。尽管现实,我们认为这个色彩也不能排除在外,因为这是现在的色彩环境。我们色彩规划的基础是什么?承认现状,还是追求理想的?现在看来,我觉得我们的思路,在充分研究现状的基础说去追求一下,如果是过渡追求理想肯定是非常主观化的,我认为色彩倾向化、色彩发展趋势好就用它,可能跟前人多年来对城市的经营改造相冲突,如果完全墨守现状不做改进色彩不能进步。比如说刚才看到德国的例子,没有用砖红色,还是用氧化红色,我想这两个因素都有。调研中我们发现一些问题,有一些是有文字记载的,但是不能从文字记载上推导出色彩,明黄色文字说出来是这样,但是调出来的颜色可能有千百种,我们只能承认现状,只不过分类不同,不放在传统里,而是放在现实里。
      
        【现场提问3】第一个问题,规划方案形成决议案,是不是现在这些城市的颜色,定成灰黄色,采取什么办法改,是再粉刷一次,还是怎样?第二个问题,当所有的城市都有自己的颜色,广州是五颜六色的,为什么不就是一个特色呢?

       【李少云】研究成果里的主导色,其实不是说把新的建筑都改成这种颜色,城市的色彩形成是要长期的历史积淀,这是我们的奋斗目标,我们渐渐朝这个目标趋同,不可能一蹴而就解决城市色彩问题。五颜六色不是不行,而是要分城市的区段,广州目前有特色的历史区段还是不少的,沙面、西关、上下九等,这些区域搞五颜六色,本身确实会对色彩环境的破坏很大。如果在广州有一个区域,搞迪斯尼或者是拉斯维加斯这样娱乐大型集中群体,五颜六色未尝不可,这跟城市的功能性格相符合,不可能成为一个城市整体的色调。

       【郭红雨】五颜六色可能需要注意是什么样的概念,是不是说每一个颜色都是独立的,五颜六色和主旋律的关系,其实两者的关系是相辅相成的。我们经常是做建筑设计的时候,如果你是学建筑的知道曾经有一段流行过白色,不需要太多的装饰,主张颜色的纯净。后来人们有了色彩的要求,如果一个建筑用的颜色好,反而可以形成一种氛围,点缀色、窗框、墙面好像用了很多颜色,但是是在相近色。在色彩的指引下变成出五颜六色,就是协调的关系,可以有和谐、有对比,但是不是冲突的,如果没有引导,这种五颜六色就是各自为政,出来在色彩方面没有同一性、明度上没有同一性,只是色彩的一个出发点。

观众提问。

    【现场提问4】3月19日广州市城市色彩研究的草案公布,这两个月有没有在继续完善?有没有采纳公众的意见?广州市的城市主色调是不是已经定下是黄灰色呢?规划委员会通过审批了吗?黄灰色主色调在亚运场馆上具体怎样运用?

       【郭红雨】3月19日草案公布,我们正好要介绍一下。广州城市色彩规划公众参与时段比较长,从3月19日公布到5月都是收集、征集公众意见的阶段,到7月对意见会进行具体采纳意见的研究。至于你说的在这个过程中有没有完善,一直都是在完善的过程中。亚运场馆方面,因为研究没有结题,所以更谈不上具体实施,亚运场馆的建设,那是另外一个范畴了。

       【现场提问4】商业广告如何控制用色呢?

       【郭红雨】对鲜明有广告色彩的店面,都要求它控制用色,比如说巴黎改变它的色彩、彼得堡改变它的色彩,改变它很艳的黄色改变成明灰色等,这些都是在色彩规划中可以涉及的内容。

       【主持人】城市色彩规划涉及到千家万户,牵涉到大家将来个人生活的问题,所以大家都是非常关注的,我们可以继续关注郭教授的研究和色彩规划,将来大家如果要继续交流和沟通也可以咨询。今天非常感谢各位的参与。下周继续我们的论坛。

       (本文根据现场速录资料整理,如有错漏,敬请谅解!)

录入:胡雁霞 责编:钟欣

将本文分享到:新浪微博分享 腾讯微博分享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校内网 转贴到开心网

免责声明: 本文系转载相关媒体,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城市发展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文章仅供参考。本站对其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